第三节(求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司马熙走后,石不全看着雪儿一直低头不语,便走了过去亲切的问道,“雪儿怎么了?郁闷了?”

雪儿一脸严肃的抬起头问道,“哥,我们不借助官府的力量自己查不行吗?”

“哎。”石不全叹了口气道,“这个案子很有可能牵涉到朝廷里的大臣,如果没有官府的协助,那我们就算查到了凶手也无济于事啊。”

“哥,既然如此,那此案便就查不得了。”雪儿眼里含着泪说道,“官官相护,无论是谁都不会希望我们把此案再翻出来的。”

“别伤心,雪儿。”石不全摸了摸雪儿的头道,“哥,一定会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

雪儿点点头,泪水从眼角缓缓滑落,石不全用衣袖轻轻的将雪儿眼角的泪水擦干,笑着说道,“雪儿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雪儿没有接石不全的话茬,只是一个人默默的低着头。

石不全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次可能要违背祖训了。”

当天空第一缕朝阳撒在微波的海面上,一切都回归到了远点,点点墨色,若泼墨挥洒般点缀在海的尽头,海鸥在头上盘旋,鸣叫;不时地有几只螃蟹从沙滩里钻了出来,在沙子上散步,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而安宁,似乎早已忘记了即将展开的那场战斗。

远处的那几点墨色渐渐的朝海岸线逼近,远远望去船上人头攒动,原来是孙恩军的将军姚胜在整顿兵马,准备在句章城前来一次大屠杀。

孙恩的战船渐渐的靠近了海岸,几万大军浩浩荡荡的登陆到句章城下,待走到句章城下,姚盛命令大军停止前进,因为他看到了让他不敢相信的一幕,句章城门大开,门前有几个军士优哉游哉的扫着地,城头上刘裕一手拿着本书,一手背在身后,在城上闲庭信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将军为何不进城啊。”姚盛身边的一个军士问道。

姚盛摇了摇头道,“你看这城门前的军士,如此轻松,我已大军压城,可是他们还是泰然自若。”姚盛又指了指城头的刘裕道,“再看那个领军将领,如此的胸有成竹,似乎这城里有伏兵一般。”

“这不是就是空城计吗?有甚可怕的,当年诸葛亮不就用过此计。”另外一个将军嘲讽的说道,“想来这个刘裕也是个酒囊饭袋,用兵也就如此了。”

姚盛再次摇头道:“用兵之道,诡诈也,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如若城中真有伏兵,我军岂不损失惨重。”姚盛想了想说道,“或者他的救兵到了所以才敢如此大胆,摆出这空城之计,引诱我上钩,不可进军,我们现在城下观望一番。”

“将军你就是太谨慎了。”那个将军说道。

不多时,突然城里烟尘四起,似有大军活动一般,孙恩军中,众将见状惊慌不已,一位将军咽了口吐沫说道:“果然有伏兵,而且人数绝对不止五千,看这阵仗最起码数万人,幸亏没进城,否则我们就成人家刀下之鬼了。”军中所有人都为姚盛的判断夸赞不已,可姚盛见状却不禁大笑道,“看来这领军将军也真是个酒囊饭袋,后悔刚才没有进城了。”

“将军这是何意?”一位将军问道。

姚盛笑了笑说道,“这城中的不是伏兵,而是疑兵。”姚盛冷笑一声继续说道,“这城里如何能容得下如此大军活动,这领军将军有点用力过猛了啊。”然后高声命令道,“大军进城。”

姚盛带头进了城待孙恩军半数军士进城之后,突然瓮城城门关闭。

“不好,有埋伏”此时姚盛才意识到这城中的埋伏,不禁大喊道。

刘裕在城上高声喊道,“将军,我这招请君入瓮用的如何啊。”原来刘裕摆这空城计,并非为拒敌,而是诱敌。

正说话间,城头数千只飞箭飞驰而下,孙恩军见状都慌了手脚,向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城中不时传来阵阵哀嚎之声。

由于城门突然关闭,城外的孙恩军没有了将军,便都慌乱起来,这是从地下窜出数千军士,就像地府鬼兵一般,在孙恩军中砍杀,城外的孙恩军四处逃窜,有的军士往海上跑,而此时的海上早已没有了来时的船舰。

原来孙恩军登岸在城前观望的这段时间,赵灿率领五百水鬼,从水下突然冒出,将守军尽数斩杀,并将船舰驶离了句章城。

城中的孙恩军见已无力回天,便都放弃了抵抗,姚盛叹了口气道,“轻敌……”话还没说完,就被城上的乱箭射透了心脏,跌下马来一命呜呼了,此战刘裕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而此时的建康宫司马元显大发雷霆,偌大的朝廷,数百朝臣,面对秦、燕的两面夹击,满朝群臣竟然都束手无策,甚至还吵了起来。

“晋乃天朝,宁可战死,决不偷生,大不了殉国而已。”

“那你们上前线提刀打仗啊,你们怎么不去打?”

“吾等文臣如何能做这种屠夫勾当。”

“光说的好听,要依我看,就应该向两国请和,我们每年向他们纳点岁贡就得了。”

“你是想让我天朝做番邦小国的臣属吗?你有没有骨气!”

“你有骨气,你去打啊,你怎么不去打仗,什么大不了殉国,殉国有你什么事儿,那是前线将士,你就知道在朝廷里大放厥词。”

“你以为秦、燕能和我们请和?现在是他们占优势,谁和你和,你有资本和人谈条件吗?依我看不如就封桓玄为楚王,让他带兵帮我们扫除秦、燕。”

“放你娘的狗屁!你这就是引狼入室!”

……

满朝大臣,尽成痞态,甚至脏话都出来了,就差动手了。

司马元显看着,大喝一声道,“你们这些食君俸禄,不知替君分忧的东西,还在朝堂吵了起来,成何体统!你们有一个好的意见的吗?整天就知道结党营私、专横跋扈,我问尔等,如此军国大事何人能有好的解决办法?没有趁早滚蛋!”司马元显气的一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司马元显走后这满朝大臣还吵了好半天,最终不欢而散了,散朝之后,司马休之赶忙追上司马元显道,“丞相莫气,昨日石家公子说他有退敌良策。”

“他?乳臭味干的小子。”司马元显不屑的说道,“满朝大臣都毫无办法,他能有何良策?不自量力。”

“丞相,那个石家公子确实有些能耐,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何不去问问,如果他的方法可行,岂不解了燃眉之忧。”司马休之劝谏道。

“那你去问问。”司马元显说道。

“那石公子说不参与朝中之事,恐怕还得丞相亲自出马去问寻才行。”司马休之回答道。

司马元显想了想说道,“行,我知道了。”

傍晚时分,司马元显独自一人来到了安泰客栈,敲开了石不全的房门,石不全看着门口的这个年轻人问道,“你是何人?”

“我是司马元显。”司马元显趾高气昂的说道。

石不全听是丞相司马元显,赶忙拱手拜道,“见过丞相大人。”

“无需多理。”司马元显说着进了屋,毫不客气的找个椅子坐下说道,“听丹阳尹说你有破解秦、燕之策,说来听听。”

“草民确有良策,参与朝中之事,请丞相大人见谅。”石不全抱拳恭敬地说道。

司马元显想了想说道,“听说你要重新勘察姜尚被杀案,如果你的计谋要是可行,我便准了你,而且各州县衙门都要协助调查。”

“大人当真?以何为凭?”石不全拱手说道。

司马元显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牌道,“这是廷尉府的凭证,凭此凭证,各州县衙门都要听你调遣。”

“多谢大人。”石不全微微一笑问道,“大人觉得土地、皇权孰重孰轻?”

“皇权为上,土地次之。”司马元显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我的计策就是让土地。”石不全回答道。

司马元显听了,猛一拍桌子道,“你这算什么计策?割地求和?”

“并不是。”石不全笑道,“我是说让司马尚之大人退到长江以北,集中优势兵力在长江以北阻截燕军,将燕军改道荆州,这样桓玄就不得不出兵与燕军交战,如此桓玄就变成了东拒南燕,北攻后秦,而作壁上观的就是晋,待三方打得三败俱伤之时,便可遣一大将,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击退秦、燕联军,而且还可以削弱桓玄的势力,何乐而不为呢?”

司马元显听了激动的说道,“如此,危机可解矣,我现在要进宫面圣。”说着司马元显便要往外走。

“大人,令牌。”石不全提醒道。

司马元显转身将令牌递给石不全便离开了。

夜半时分,建康宫内,晋安帝高坐龙椅,阅着奏折,边读口中还不禁叫“好”

“好啊,刘裕真乃将才也,区区五千人可破敌军十万之众。”晋安帝读罢,兴奋地拍案而起。

“是啊陛下,刘裕立如此大功,朝廷当给予封赏。”堂下孔安国道。

“是!赏!一定要赏!”晋安帝兴奋不已,“孔爱卿说该赏他什么。”

“如此将才,只在军中做个区区参军埋没了,不如封他建武将军如何?”孔安国提议道。

“建武将军?”晋安帝思索了一番道:“好,就建武将军吧,加领北府军右营将军。”

正说话间,值夜太监走了进来道:“陛下,丞相司马元显求见。”

“他怎么来了。”晋安帝脸色突变,轻声嘟囔。

“请进来吧。”晋安帝叹了口气无奈道。

“诺”太监话音未落,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司马元显径直闯进堂来。

“丞相来啦,朕正想去找你呢,这不孔爱卿送来捷报说刘裕五千人大破叛军十万人,朕欲赏刘裕一个建武将军,丞相觉得如何啊。”晋安帝佯笑着迎上前去道。

“捷报?”司马元显眉头紧缩,一脸杀气的望着孔安国道:“孔尚书,捷报怎么没有经过我,直接送给陛下了!你不知道这是越阶了吗!按我朝法律越阶上报要处以极刑吗!”

孔安国听了这番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请陛下恕臣之罪。”

“丞相,您这是何必呢?捷报而已,孔爱卿也是看到捷报一时高兴拿来给朕看的,就忘记回禀丞相了。”晋安帝劝解道。

“陛下,如果群臣都像孔丞相这样,一时高兴就直接来找陛下,那要臣还有何用!如此先例切不可开啊。”司马元显劝谏道。

“既然这样,那朕就特旨准许孔仆射直接进殿奏事,这总可以了吧。。”晋安帝道

“陛下,这……”

司马元显正说欲劝安帝收回成命,可却被晋安帝打断道:“就这样吧。”

“也罢,不过刘裕的建武将军就免了吧,才打赢一次还看不出他是否有才能胜任将军。”司马元显阴阳怪气的说。

“可是……。”晋安帝刚欲说话,司马元显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阴阳怪气的问道:“难道陛下觉得不妥?”

“没,没什么不妥的。”晋安帝唯唯诺诺的躲在孔安国身后说。

“好了,陛下我有正事要说。”司马元显道。

“丞相有何事?”晋安帝赶忙问道。

“我要陛下下旨,让司马尚之退到黄河以北,圣旨我已拟好,陛下盖个大印就行了。”司马元显道。

“司马大人,这不妥吧,你这是要挟天子令诸侯吗?”孔安国愤怒的指着司马元显说道。

“挟天子?”司马元显阴险的笑了笑说道,“陛下不是汉献帝,我也不是曹操,先帝临终托孤于我父子,我们自当竭尽全力,不似尔等只知在朝堂之上似泼妇般骂街。”

孔安国被司马元显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司马元显转身对晋安帝说,“陛下,快盖玉玺吧,我回去还有好多事儿要处理呢。”

晋安帝连连答好,命人取出玉玺,晋安帝盖上玉玺后,司马元显一把夺过圣旨,转身离开了。

司马元显离开后,孔安国说道,“陛下,他这是要卖国啊。”

晋安帝叹了口气道,“卖就卖吧,朕这个傀儡皇帝早都已经当腻了。”晋安帝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寝宫。

句章城内战时刚刚结束,刘裕在军中巡视,安抚伤员,军中主簿随侍。

“说说这次战役我军损失多少?”刘裕问道。

“我军参战五千,阵亡一百三十人,重伤三百七十五人,轻伤一千二百余人。”主簿从怀中掏出花名册道。

“阵亡将士的抚恤金要及时送到家属手中,不可延误,违令军法处置。”刘裕命令道。

“诺”主簿赶忙回道,“抚恤金已经发下去了。”

“好,说说这次战役缴获如何?敌军阵亡情况如何?”刘裕继续问道。

“诺”主簿把手中的册子往后翻了两页道,“此次战役我军杀敌三万余人,投降一万五千,敌军大帅姚盛被斩,缴获巨型帆船15艘,马匹三千匹,军粮十五万石,兵器甲帐辎重无数。”

“那孙恩呢?”刘裕紧锁眉头问道。

“孙恩?”主簿听刘裕突然一问,先是一惊,然后回答道:“阵亡和俘虏中不见孙恩。”

刘裕回到营帐,想着主簿说的话“杀敌三万,投降一万五,巨型帆船十五艘,军粮十五万石。”刘裕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这时熊灼拎着酒壶走进帅帐,摇摇晃晃的走到帅案前道:“参军,你怎么不去和大家一起庆功啊?”刘裕没有去理他,继续在想着哪里不对劲。这时华斌和赵灿也走了进来。

“参军,大家都等着你去敬你几杯呢,这次大胜,刘参军您是功不可没。”赵灿笑着说道。

“对啊参军,一起去吧。”华斌也说道。

刘裕完全投入的思考,并没有听见他们说话,突然刘裕脑中灵光一闪,猛地一拍桌子大叫一声:“对了,就是这里不对。”

熊灼被刘裕拍案这一声巨响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赵灿和华斌也是心被吓的一颤。刘裕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只见熊灼拎着酒壶坐在地上,而另外两位将军也吓得愣在那里,便赶忙走下将台扶起熊将军。

“参军,您这是咋了?吓死俺了。”熊灼拍了拍胸口,顺了顺气说。

“我今天下午听了主簿报告的缴获和俘虏情况,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刚才突然想到了。”刘裕解释道。

“哪里不对?”华斌不解的望着刘裕。

“我们站前得到的军报说敌军有十万大军,可我们斩杀的和俘虏的加在一起才四万五千人,那剩下的人呢?”刘裕若有所思的问道。

“逃了呗,听到我们北府军的大名都逃得远远地了。”赵灿自豪的说。

“可是船呢?我们得到的军报是四十五艘大帆船,可现在才缴获十五艘,剩下的三十艘呢?”刘裕又思索了一会儿问道。

“肯定是怕了自己回去了呗。”赵灿得意的哈哈大笑。

“不对,他们不会怕,因为十万对五千怎么看都是他们赢,他们为什么会怕,如果是遇到海难沉没了,可沉没三十艘这也太多了,从我们缴获的船只上看,船只完整,不像有受到海难的样子。”华斌冷静的分析道。

“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军粮,十五万石军粮是不是太少了?”刘裕又问。

“没错,如果是十万大军每天至少要三万石军粮,如果在海上消耗会更大,就算是四万五千人的队伍,这些军粮顶多撑十天”华斌分析道

“会不会是他们觉得五日内可以拿下句章城,到了句章就能得到足够军粮了?”赵灿想了想道。

“不会,敌军也知道句章只有五千守军,军粮也就刚够五千人的,而且句章靠海,土地贫瘠,百姓家里粮食必然也不多,而且他们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攻下其他富饶的城池,所以他们不会指望缴获或上岸掠夺。”刘裕分析道。

“没错,可是这些都说明了什么呢?”华斌不解的问道。

“说明这根本就不是孙恩军的主力。”刘裕胸有成竹的说道。

安泰客栈内,石不全看着手里的玉牌,笑着对雪儿说,“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你在客栈好好呆着。”

“哥要去哪里?”雪儿拉着石不全说道,“我和你一起去,我一个人在客栈里害怕。”

“我要去查案。”石不全看着雪儿说道,“只是这次不能带你去。”

“你是要去当初我逃出来的妓院是么?”雪儿眼神黯淡的问道。

石不全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雪儿笑着说道,“没事儿,我陪哥哥一起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