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下)(求推荐,求投资)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原来下午待衙役们打开棺木,众人都惊呆了,棺中躺的人通体血红,甚是吓人。

“这……这尸……尸体是……怎么回事,是……是不是……我们打……打扰到死……死者,才……才生气了。”县太爷吓得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了,紧接着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不住的向着尸体叩头。

“这是火毒”石不全看了看尸体解释道。

“何谓火毒?”县太爷不解的问道。

“其实每个人由于生活环境,饮食等一些因素导致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不同,如果一个人身体虚寒,那他就不能食用温热性的食物或药品,否则短期服用则会腹泻不止,而长期服用者,则会气血沸腾沸腾,导致血色外涌,全身血红,最终全身燥热而死。”石不全解释说。

“你是说他是被人毒死的?”县太爷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的。”石不全坚定的回答。

“那这个凶手会是谁?”县太爷问道。

“我想今夜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了。

于是石不全与太爷便定下了这阎王审案之计。

当晚石不全先让人在张屠户家中的饭菜中下了药,待周季睡下,便将他抬到姜魁的坟前,上演了一出荒山惊魂,本来计划是打晕周季再将他抬到阎王庙的,谁知道这周季胆子小的很,竟被吓晕了过去,这倒也省事了不少。

“你为何要杀害姜魁。”县太爷质问道,县太爷的一声严厉的质问将石不全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因为杀了姜魁,姜百合就能拿到姜魁所有的财产了。”周季交代道,“我想这样就可以从姜百合手里把钱再骗过来。”

“财产?”石不全眉间一紧问道,“姜魁已经把全部的财产用来治病了,何来的家产?”

“话是这么说。”周季想了想回答道,“百合私下里和我说,她其实把所有财产,和家里的古董都给藏了起来。”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杀了姜百合呢?”县太爷追问道

“因为她出尔反尔,她说要离开我,不想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了,如果她离开我,我就连一分钱都拿不到了,所以……”周季说着长叹一口气。

“你是在你师傅的安神汤里下了药了吧。”石不全想了想问道。

“这你是怎么会知道的?”周季听了石不全的问话,抬起头,惊奇的问道。

“我不但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每次与姜百合幽会,都会‘孝敬’你师父一碗掺了药的安神汤是吧。”石不全继续说道。

“是的。”周季懊悔的点了点头道。

“你说说,你那药是从哪里来的?以你的能力应该买不起这么贵的药材吧。”石不全赶忙问道。

“这个……。”周季想了想回答道,“这个药是百合给我钱买的。”

“那姜魁吃的药,你又是从何处得来?”石不全加紧问道,石不全如此问,就是想验证自己的猜测,“姜魁的死与他背后的那个势力没有关系”,可是周季的回答让石不全的幻想破灭了,“那个药是百合每天让我去村东头的一个破屋里取来的,那个屋子已经荒废很久很久了,但是我每天去都会有一副药放在屋子里的那张破桌上。”

“破屋?”石不全思索着问道,“你知不知道是何人把药放在桌上的。”

周季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从未见过此人。”

石不全听了周季的话,不禁想到,“如果抓雪儿的人和想要将姜魁杀死的那波人是同一拨,那雪儿很有可能就被他们藏在破屋里,毕竟带着雪儿逃跑目标太大了。”可是石不全又转念一想,“如果按照之前的假设,姜魁背后的势力如果找到姜魁并不会杀害他,而是要让他说出云锦的下落,可是这姜魁为什么会死呢?并且尸体上没有任何被严刑逼问的痕迹,这说不过去啊?”石不全发现这完全就说不通,可是石不全又转念一想,便将此事想明白,“如果说姜魁背后有一股势力,但姜百合代表的是另外一股势力,如此想来,或许为什么会杀害姜魁便可以解释了,也就是说姜魁背后的势力想要得到云锦,可是姜百合背后的势力却恰恰相反,是想将云锦的秘密永远封藏,所以想要杀死姜魁。”

“可是姜百合为什么要保护云锦的秘密呢?”石不全想的太出神,不禁自言自语道。

“什么云锦?”周季听了,十分不解道,“我只听说姜魁的财产都是古董和金银,从没听说有锦缎这种东西。”

“没什么。”石不全被周季这一问,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继续问道,“你以前与姜百合幽会都是选择第二天早上你师父不用早起杀猪的情况,可这次你为什么却并没有如此选择呢?”

“平时都是我约姜百合的,而昨日姜百合让人送来了一张字条说有急事,所以我不得已才……”说到这周季又长舒一口气。

“那你是如何杀害姜百合的。”县太爷斥责道。

周季将杀害姜百合的过程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竟然和石不全推测的一模一样,毫无出处,县太爷不禁佩服之至。

“那你杀害姜百合的凶器何在?”县太爷厉声问道。

“被我扔到护城河里面了。”

“那你为什么偷走姜百合的内衣?”县太爷继续问道

“因为姜百合他竟然将我的名字绣在了内衣内侧,我担心你们看到会怀疑我,所以拿到护城河边烧掉了。”周季交代道

“那你为何给死者换上了一件新衣服而不把放在床上的孝服给她穿上。”石不全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回到现场的时候,发现那件姜百合在临死前,用血在孝服上留下了线索,线索就指向我。”周季解释说。

“案情终于真相大白了。”县太爷欣喜道。

“是啊,终于大白了。”石不全感叹道。

“不过有一个问题我一直不明白。”太爷思索着问道

“太爷请问。”石不全笑着回答。

“就是分明三个屠户都说家里没有丢失猪血,为什么你就断定是张屠户说谎呢?”县太爷疑惑地问。

“其实很简单,因为其他两家离武器行太远了,如果杀了人再,偷匕首,再杀猪,再回到现场伪装,恐怕别家时间根本不够吧。”说着“啪”一声打开折扇,摇着扇子大步走到门口,坐在门槛上陷入了思考之中,“如果真的是两股势力,那究竟哪一股势力劫走了雪儿?为什么姜百合要保护云锦的秘密?是不是他们已经找到了宝藏的所在之地?或者姜百合代表的是姜家的势力,所以要守护云锦的秘密。”石不全长叹一口气,低下了头,最近想的事情太多了,石不全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一般。

可是事情牵涉到雪儿,石不全就算再头疼,也得把事情理顺了,才能有希望找到雪儿,“如果雪儿被姜魁背后的势力劫走,那他们的目的就是云锦,如果得不到云锦,那雪儿就是是安全的,毕竟当年与云锦有关的人现在已经都死绝了,雪儿就是他们得到云锦的唯一线索;如果是姜百合这一势力的,那么雪儿就危险了,如果如我所料姜百合是为了保护云锦,那么为了保护云锦,雪儿便是他们最大的威胁。”石不全越想越担心,便对县令说道“县令大人,这个案子就以周季杀害死者结案吧。”

“那姜魁怎么办?”县令听了石不全的话,不解的问道。

“姜魁就以病死结案就可以了。”石不全想了想说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