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下)(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投资)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这和五年前的案子没有关系吧。”雪儿想了想说道。

“为什么?”石不全听了雪儿的话,不解的问道。

“因为昨天我从睡梦中醒来,隐隐约约听到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明天上朝什么的,我也没太听清。”雪儿回答道,“所以我想他们抓我应该就是为了今天的这个事儿。”

石不全摇摇头道,“其实你被抓走之后,爷爷桌子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交出云锦,孙女无恙’的字样,而且看着那个字条笔记应该是你所写,难道没有人逼你些那字条?”

“啊?”雪儿听了大吃一惊道,“我从没写过什么字条,我是昨天才睡醒的。”

“难道那字条是别人模仿所写的?”石不全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如果抓你的人和写字条的人是同一拨人,那么他们究竟是冲着云锦还是冲着朝廷而来呢?或者是想一箭双雕?”石不全又想了想说道,“不对啊,根据之前的分析姜魁那股势力是为了抢夺云锦,为了得到云锦他们是不会杀害姜魁的,否则对他们而言一切线索全断了,或者说杀害姜魁之前他们就已经得到了云锦的信息?”

“残公子,你在说些啥,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雪儿挠头道。

“就是这个案子有些事情我没搞明白。”石不全想了想说道,“我之前查出来姜魁就是当年杀害你父母的罪魁祸首,可是他却死在了嘉兴,我就在想很有可能是抢夺云锦的是一波人,而另一拨人想要保护云锦,所以杀了姜魁,可是现在想来好像并非如此。”

“哥,你在说什么?什么姜魁?我怎么不明白。”雪儿不解的看着石不全,石不全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事都是是雪儿被抓走之后发生的,所以雪儿都一无所知,于是便将复兴村的谋杀案讲与雪儿听。

雪儿听后,更是不解的问道,“这又和我被抓有什么关系,姜魁已经死了,还有谁要抓我?”

“恐怕是姜魁身后的那股势力,可是这个案子根本就说不通。”石不全皱起眉头说道,“如果他们抓你是为了得到云锦,为何要把你送到京城,闹这么一出戏?如果说他们根本不想得到云锦,而是想得到皇位,那为什么会在爷爷桌子上放上字条?怎么想这事儿都不太合理啊。”

“有什么不合理的。”雪儿不屑的看了一眼石不全道,“残公子不会脑子也残了吧,抓我可以既是为了云锦,又为了皇位啊。”

“这不可能。”石不全摇摇头道,“如果为了云锦,他们就不可能闹这么一出,因为距离送出字条和今天之事,相差不过几日,他们用你制造了如此大的动静,必然会全国皆知,如果我们知道你不在他们手里,他们如何能威胁我们将云锦交出来?”

“这案子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石不全想了想说道,“先不说今天他们大闹宫廷这件事,就说姜魁为什么要死?姜百合之死虽然是巧合,但是从周季口中可以知道姜魁之死是姜百合授意的,姜百合为什么要杀害姜魁?此事很难解释啊。如果姜百合是在姜魁处探听到云锦的下落才杀害姜魁的,为什么要选择慢性药物,直接毒杀就好了,那他们留着姜魁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当年他们杀了你父、母,却单单没有杀你,这是为什么?我开始以为姜魁是为了钱,现在想来,当时没杀你很有可能就是为了你的身份,但是我想不通的是当年皇帝即位不久,根基不稳,如果那个时候就用你要挟晋安帝相对还容易些,而且当年或许证明你身份的人还更多些,为什么要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才将你搬出来?目的何在?而且现在看来,这抢夺云锦和抓你的是同一拨人,可是送纸条和送你进京分明就不像一拨人做的事儿,这又是为什么?这么多不合理的事情,简直让我现在是一头雾水,无从下手。”

“是啊,太不合理了。”雪儿也一脸疑惑的看着石不全。

“还有更不合理的问题。”石不全想了想说道,“当天我们前脚走,后脚就有人把客栈烧了,这很明显是冲着我们来的,可是为什么要烧客栈,这明显是要烧死我俩,可是他们既然要留你有用,为什么还想烧死你呢?”

“会不会是他们想在客栈抓我,但在客栈没有找到我们,一怒之下才烧了客栈的。”雪儿想了想问道。

“据掌柜的说火是从厨房烧起来的,厨房被人洒了酒,而且厨房并没有放酒,由此可见他们是有备而来,不像心血来潮。”石不全想了想说道,“我们去了春香楼之后当天晚上就有人放火,那这事和老鸨子脱不开关系。”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雪儿听着石不全的分析,越听越糊涂。

“派人去春香楼,把老鸨子找到衙门问话。”石不全想了想回答道,说着石不全便吩咐司马熙去把老鸨子给找到衙门来,过了一会儿,衙役回来报告说老鸨子在当天安泰客栈失火后便消失了,再没人见过。

“石公子,这老鸨这是畏罪潜逃了啊。”司马熙说道,“那就证明了那火很有可能是老鸨子放的。”

“这个不敢保证。”石不全想了想说道,“春香楼没人知道老鸨去哪里了?”

“他们都不知道。”衙役回禀道,“他们说那日公子问完话之后,老鸨便匆匆离开了春香楼,再也没回来。”

“大人,请你下海捕文书。”石不全拱手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好,我这就去安排。”司马熙点头道,“公子现在老鸨不在,那这案子从何处查起呢?”

“大人,我要查看当年的宫廷档案。”石不全想了想回答道,“或许在档案里,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这宫廷档案,我没有权限,需要找司马丞相才行。”司马熙回答道。

“那你派人找司马丞相,越快越好。”石不全回答道。

“好。”司马熙点头道。

从最五年前的姜尚被杀案,到最近的姜魁被杀,姜魁的真实身份,姜百合被杀,姜百合究竟属于哪股势力,再到现在的司马宝案,还有安泰客栈的着火案,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似乎都和云锦之事挂边,但是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却完全没有任何头绪,现在石不全只能一件一件的去查,而现在最棘手的就是这司马宝案,如果司马宝案查不清楚,恐怕雪儿有性命之忧,或者说朝廷其实就想要一个说法,朝廷其实就想得到一个有权威却又不在朝廷为官之人证明先帝是简文皇帝和太皇太后亲生的儿子,但是这司马宝案必定和雪儿被抓的案子有关,趁着这个机会查阅宫中秘档,或许能够牵出一条线来,也许这条线能够串起整件事情。

再说秦国这边,姚兴虽然拿下了洛阳,但是洛阳城西南角有一座小城名曰金墉,这本是一座小城,姚兴也并未放在眼中,便派遣其弟姚崇和镇东将军杨佛嵩二人率领五千人前去攻打,而自己则整军准备继续南下,可是谁料此时河南太守夏侯宗之却未奉朝廷诏令,将军队调到黄河以南地区,而是将兵力集中在金墉城内,准备与秦军决一死战。

“我部所需军械粮草,为何还没有到。”此时的姚兴正和鸠摩罗什在花园赏花,突然一个衣衫褴褛的将军,此人便是姚崇,姚崇气冲冲的走过来说道。

姚兴听了那个将军的话不禁大怒道,“你真是个废物,一个小小的金墉城,两日都未攻下!还有脸和我要军械粮草!”

“金墉城虽小,但被河南太守夏侯宗之调集河南所有的军队守备,我如何能短日攻下!”姚崇怒斥道,“敌军居高临下,我军最少六倍于敌军方可攻下,现在你就给我五千精兵,可城里有一万守军,让我怎么打?现在又不给补给军械粮草!让军士饿着肚子打仗?”在整个秦国也就这个姚崇敢和姚兴如此说话,毕竟是自己亲弟弟,况且这姚崇在军中威望甚高,姚兴也不敢得罪。

“既然如此,你要几日才能攻克此城,我军粮草已经所剩不多,后继粮草还未送达。”姚兴回答道。

“我打算放弃攻打金墉城。”姚崇回答道,“我想先绕过金墉城向东扫平柏谷,这样可以切断金墉城的粮道,金墉城没了粮,自然会投降。”

“行。”姚兴回答道,“就照你说的做!粮草自己去领吧。”

“唯。”姚崇拱手便离开了。

姚崇走后,姚兴问鸠摩罗什道,“大师,你说我这个弟弟如此跋扈,我的帝位岌岌可危啊。”

“陛下,佛家不参政事,望陛下见谅。”鸠摩罗什双手合十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