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下)(求推荐票、收藏)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如今的临川王府不在单单是王府那么简单,现在那里还担任着司马脩之军队的指挥中心,各路诸侯皆汇集于此,斥候不时的进进出出,四面八方的情报皆由斥候汇聚于此,这时一个斥候跑进王府道,“禀报将军,前方来报,刚才有一个队伍从晋国来到我江州。”

“来者何人?”司马遵坐在堂上问道。

“不知道,但人数众多,恐怕是朝廷派来的奸细。”那个斥候禀报道。

那个斥候还没禀报完另一个斥候冲了进来道,“禀报将军,荆州桓玄请求支援。”

“乱臣贼子,不去理会他。”司马遵高声命令,然后对刚才斥候道,“他们现在何处?”

那个斥候还没来得及禀报,就又有一个斥候跑进来禀报道,“禀报将军,南凉君主刚才下诏,响应我军檄文,正派十万大军从欲越过宁州与我军回合,共讨大计。”

司马遵听了,怒拍桌子道,“越过宁州?我看他是想攻打宁州吧!番邦小国竟然想趁虚而入,绝对不能让他得逞,命令宁州刺史严守北疆,不准让凉军进入晋国半步。”处理完这些事情,司马遵抽出时间急忙问道,“奸细何在?”

“现居住在葛阳客栈之中。”那个斥候插空汇报道。

“我知道了,派人……”司马遵话还没说完,便被又一个斥候打断,“禀报将军,豫州告急,秦国姚崇已经攻下柏谷,河南太守向我江州请求救援。”

“豫州?”司马遵想了想说道,“豫州乃大晋的门户,如果豫州受不住,我们即使得了天下,恐怕也是偏安一隅,命令江州刺史杨全期,率兵三万增援。”然后对那个斥候道,“派人将客栈围起来,将人抓捕到王府,我要亲自审问。”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整个葛阳城若死寂一般,到处连个人影都没有,石不全在屋里踱步,雪儿就坐在床上看着石不全踱步,“残公子,别到处转来转去了好不好,我眼晕。”

“哦”石不全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句便坐了下来,可是没一会儿,有站起来走来走去,似乎在等着什么。

“残公子,你这是在等人啊。”雪儿看到石不全似乎有心事似的便问道。

“是啊。”石不全点点头道,“怎么还不来。”

“你在等谁?”雪儿不解的问道,“你要是想找锦熙哥哥就直接去找他,你这在房间里晃来晃去算是怎么个事儿啊。”

“我不是在等他。”石不全一边踱步一边说道。

“你不等他还能等谁?难道等人来抓我们啊。”雪儿不屑的说道,“你说好了去会稽,结果你没去,反而来这个到处反贼的地方。”

石不全阴险的笑道,“你说对了,我就在等人来抓我们。”

“什么?”雪儿听了石不全的话差点从床上掉下来,道,“等人抓我们?哥,你没生病吧,你难道想坐牢?这儿可不是宗人府,没宗人府的待遇,更没有穿成那样的小姐姐。”

“你想什么呢。”石不全轻轻在雪儿额头上弹了一下道。

“客栈里的朝廷奸细听着,如果识相的速速出来投降,否则,杀将进去让尔等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从客栈外传出一声高喊,那声音雄壮的紧。

“哥,哥,真有人来抓我们了,快躲起来啊。”雪儿听了赶忙朝床底下钻进去道。

“躲什么躲。”石不全笑着说道,“等的就是他们。”

“哥,你不是开玩笑吧,我一直当你开玩笑呢。”雪儿吓得眼睛瞪得大大的说道,“朝廷奸细抓了可是要砍头的,这可玩笑不得。”

“谁说我们是朝廷奸细了?”石不全阴险一笑道,“我们是来投降的,怎么能说是奸细呢?”

“投降?不查案了?”雪儿听了不解的问道,“现在投降,爷爷奶奶会有危险的,我不去。”

“放心。”石不全笑着说道,“我早都安排好了,爷爷奶奶不会有事的。”

雪儿摇摇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你要知道,你就是我了不是。”石不全笑着说道。

“去去去去。”雪儿不屑的看了石不全一眼道,“谁想当你,单身一万年。”

“行啦。”石不全摸摸雪儿的额头道,“走吧,咱们该出去了。”说着石不全打开房门,正看见几个同行而来的卫士被人脖子上架着把钢刀,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而大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身穿盔甲的将军,手摁宝剑,似乎马上就要出鞘一样。石不全赶忙凑过去,刚跨出一步便被一个军士将刀架在脖子上喝道,“不准动。”

石不全见状,赶忙卑躬屈膝的对门口那人说道,“我不是奸细,我不是奸细,我听说司马遵大人素来贤德有大志,而且司马脩之大人爱民如子,所以特来投奔。”

门口那个将军瞥了一眼石不全问道,“你是何人?”

“我叫石不全。”石不全拱了拱手道,“司马元显要我查当年李陵容的案子。”听到这里门口那将军眼睛都放光了,愤怒的说道,“你查案子都查来江州了,还说不是奸细,砍了!”说着帅气转身,刚要离开。

石不全赶忙说道,“将军且听我把话说完。”石不全话音刚落,那个将军便停下脚步,但并未转身,石不全见那位将军没有继续往外走,便继续说道,“将军,你说司马元显非要让我查三十多年前的案子,你说且不说这案子涉及皇家,就算是普通案子,这要谁查都是悬案啊,三十年前,当事人都死光了。”听到这里那将军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石不全,石不全突然意识到了赶忙改口道,“当然司马遵大人还健在,可是当年司马遵大人又不在朝中,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所以不在我说的之列。”

“既然如此,你为何来我江州?”那个将军问道。

“还不是司马元显逼得紧,非要我赶快破案,给天下一个交代,否则就要杀了我,可是这案子到处都是秘密,我如何能查的出来?我实在没办法就只能骗他说要去会稽王府寻找人证,这才逃出京城。”说着指着一个军士道,“这不司马元显派军士来监视我的行动。”

“石不全,你个混蛋,你竟然敢欺骗我。”这时只听有人怒骂石不全,石不全回过头,见骂自己的人正是司马熙,便快步走过去,“啪”的一个耳光将司马熙掀翻在地,喝道,“小小书童,主人说话,乱插什么嘴!”

司马熙见石不全敢打自己不禁想起身反击回去,可是听到石不全叫自己“书童”,不禁愣住了,似乎有点不知所措,这石不全要干什么他完全不知道,但他明白了,石不全打他实际上是为了救他,这种情况还是活命要紧,也不敢发一言。石不全继续怒喝道,“我就骗你了,怎么了?”说着蹲下身来拉着司马熙的衣领将司马熙拽了起来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实行家法!”边说着,边冲司马熙眨了一下眼睛。

司马熙心领神会,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公子,小人错了,千万不要实行家法。”

“这是你的书童?”那位将军皱着眉头思索着问道,“他说你骗他?莫不是你也在欺骗与我?”

“我哪敢啊。”石不全拱手道,“将军请看。”说着指着那几个换成平民服装的军士回答道,“司马元显在我身边安插如此多的眼线,我哪里敢将投靠将军的计划告知小厮,否则这小厮要是说溜了嘴,那我不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我隐瞒了他,这小厮仗着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竟然敢顶撞我!”说着,一脚将司马熙狠狠地踹倒在地上。

那位将军见状,将信将疑的说道,“公子莫生气,小厮何必与他计较。”然后问道,“你为何要投奔与我们,而不去投奔那些大国?”

“哎。”石不全叹了口气道,“我是汉人,如何能投奔北方胡人?况且我妹妹便是之前临川王司马宝带到都城的先帝的孙女,我想以她的身份,也就只有将军这里可以保护她的周全了。”

“先帝的孙女?”那位将军听了石不全的话,朝石不全身后望了望道。

“是的。”石不全跪在地上恳求道,“将军,我妹妹年龄还小,我希望将军能保他周全,不要再次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拜托了。”说着石不全叩拜。

“我只是个将军,你求我何用?”那个将军推辞道。

“我听闻武陵王司马遵有世子名曰司马季度,身高八尺,英武过人,实乃文武全才,我想将军便是此人吧。”石不全拱手道。

那位将军听了石不全的话,愣住了,然后赶忙否认道,“我如何能是季度大人?”

“将军身高八尺,样貌英武,是在与传闻所言甚是相像。”石不全想了想继续说道,“况且大人右手中指第一指节侧面,食指第二指节侧面,拇指肚的位置都长有茧子,说明大人是个常常提笔写字之人,而且右手虎口处磨有硬茧,想来是长期握剑所致,所以大人应该是个可以舞文弄墨的武将。”

那位将军听了石不全的分析不禁大吃一惊,但是又佯装道,“季度将军手下儒将众多,我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其实他完全可以承认自己就是司马季度,但是这司马季度想再试试,看看这石不全的本事究竟有多大,所以故意刁难。

“将军衣领处透出一点金色,我想将军铠甲内衬有金丝软甲,我朝普通将领用的都是铜甲,而能用金丝软甲的必然是皇亲贵族,袖口处有一处墨汁;如果我没看错那是掺了金粉的徽墨,想来是写檄文时沾上的;还有将军双腿紧闭,并没有长期骑马的特征,所以并非长期征战或者随军出征的将军;那一个身着金甲,而且刚刚写过檄文,没有长期骑马征战经验的将军,只有司马季度大人了。”

司马季度听了石不全的这番推理,不禁拍手称赞道,“你果然智慧过人,如果你愿意为我所用,我便答应你的要求。”

“草民愿追随季度大人,鞍前马后,在所不辞。”石不全跪拜道。

“好。”司马季度笑着走过来将石不全扶了起来道,“今日得此神人,何愁大事不成,走和我一起去临川城面见父亲。”

石不全看了看司马熙和雪儿,问道,“那他们?”

“既然是你的书童和妹妹,自然一同去临川城,我必不会亏待你们。”说完然后对军士说道,“除了这三人,其他人都押回大牢。”

“唯。”

深夜,建康府衙的停尸间内传来一声惨叫,这时几个衙役冲进停尸间,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快去,报告史大人。”

“诺”一个衙役飞一般的冲出了府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