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狱中对饮(下)(求收藏,求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石公子,你醉了。”司马季度推了推石不全说道。

“我……我没醉,你看我还能走直线呢。”说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在地上走了个弯曲的“直线”,然后噗通一声坐到凳子上道,“来……来,继续喝。”说着又端起酒杯又喝了一杯。

司马熙在旁边听着石不全骂司马元显,心中甚是不爽,但是他又不敢多说话,否则恐怕会让石不全暴露,只能坐在一旁暗暗地忍着,化愤怒为食欲,一通猛吃。

而雪儿看着石不全耍酒疯的样子,一脸惊奇的望着,眼睛瞪得大大的,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坐着的是之前能一口气喝整整一坛子酒的石不全,石不全见雪儿有些惊奇,故意在底下拽了拽她的衣袖,然后轻轻冲她眨了一下眼睛,雪儿看到立刻明白了,不禁嫣然一笑道,“哥,你怎么醉成这样,别喝了。”

“那可不行。”石不全一手搂着雪儿,一手端着酒杯道,“季度兄,我们可是一见如故啊,人家都说高山流水难觅知音,遇到如此知音,我如何能喝醉。”说着高喊一声“干”,便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在空中倒转过来示意酒已经喝完了,司马季度见状,也跟着干了一杯,然后试探着问道,“石公子,你这次来临川,难道是看不惯司马元显把朝廷搞得乌烟瘴气的?”

这么明显的试探,傻子都能听得出来,更别说坐在一旁的司马熙了,司马熙愣愣的看着石不全,生怕石不全真喝醉了,顺嘴说出真实意图,那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司马元显算个屁。”石不全高声喊道,那个“屁”字还故意凑到司马季度脸边说,正好喷了司马季度一脸口水,司马季度嫌弃的用衣袖擦了擦,然后石不全继续说道,“就那个草包,还能当丞相,这还有天理?我破了房将军案,结果什么赏赐都……都没有,还……还丞相呢,这么赏罚不明,我看他早……早该下台了!要……要不是司马道子父子二人搅合,现在朝廷早……早统一了,还用百姓遭这罪。”

两人相聊甚欢,正在此时听到有人高喊“司马遵大人寻牢。”

“呀,父亲来了。”司马季度赶忙站起来,来到门口等候。

司马熙看到惊讶的说道,“季度大人原来没醉啊,我还以为季度大人喝醉了呢。”

“我……我……。”司马季度支支吾吾的解释道,“这不是让我父亲吓得酒都醒了,若是让他知道我和犯人喝酒,他回家不扒我曾皮才怪呢。”说着司马季度手往后面拨了拨道,“待会儿父亲来了,千万别说我和你们一起喝酒。”

“季度大人这是怎么了。”司马熙调侃道,“就算我们不说,那狱吏也会说的,怎么瞒的。”

“哎呀。”司马季度一拍脑门道,“坏了,这可如何是好。”

“季度大人,莫慌。”石不全在后面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口齿不清的说道,“就说是我请……请将军吃饭,怕他作甚!不过是个小小的诸侯王而已,司马元显那个混蛋我都不惧,让他来,来一个我打一个。”石不全故意把“司马元显那个混蛋”提高音量,让司马遵听到。

司马遵大步走进大牢,看了一眼司马季度,再看一眼石不全,石不全整个人被司马熙扛着,好容易才能站起身来,石不全看着司马遵傻笑道,“嘿嘿嘿嘿,司马遵大人,这厢有礼了。”双手刚一抱拳一个踉跄,差点倒地,就连带着差点把司马熙一起吃一个狗吃屎,石不全赶忙扶住雪儿,这才立住,趁此机会,石不全在雪儿耳边说了什么,声音特别小,而且被雪儿头发挡着根本察觉不到,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道,“司马遵大人今日来看草民,是要杀我的吗?”

“不是。”司马遵摇摇头道,“刚才我派去嘉兴的斥候飞鸽传书回来说石府所有人被司马元显斩首在嘉兴刑场上。”

“什么?”雪儿听了司马遵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被振在了原地,一动也不动,然后转过头猛一个劲的摇着石不全道,“哥,你不是说爷爷奶奶不会有事的吗?”

石不全笑道,“他们不死,那我们就得死。”然后指着司马遵问道,“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死了,你会来吗?会放了我们吗?想着你就把我们三个全都押入刑场斩首示众了吧。”然后对雪儿说,“雪儿,要记住!杀害爷爷奶奶的是司马元显那个混蛋,日后找他报仇。”

“石不全,我讨厌你。”说着便朝外面跑去,石不全赶忙说道,“快,去追雪儿回来,别让他到处乱跑。”

“好。”说着司马熙把石不全往旁边一扔,便追了出去。

“这个重色轻友的玩意儿。”石不全正说着便摔倒在地上,假装睡着了,隐隐约约听到司马遵和司马季度的谈话,但是由于昨夜一直在照顾雪儿,并没有睡好,再加上喝了点酒,困意十足,所以没听两句,便真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石不全微微转醒,顿觉似乎还有人用微干的毛巾为自己擦拭额头,石不全猛然惊醒,正见一个婀娜的女子,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为自己擦拭额头上的汗珠,石不全猛地坐起身来,问道,“你是何人?”

“石公子不记得我了?”那个女子瞪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你是……”石不全似乎在哪里见得此人,但是却忘记了在哪里,那个女子提醒石不全道,“房公子被杀案。”石不全猛一拍额头道,“苏倩。”原来此人便是房大少爷被杀案,被房家少夫人关在铁匠铺地下的那个女子,也算是那个案子的受害人——苏倩。

“你为何会在临川?”石不全不解的问道,“那个案子结案之后,便再就没有见到你,你为何在临川?”

“哎,此事说来话长。”苏倩叹了口气说道,“那日我被从地牢中解救出来,去了县衙将当日发生事情的原委讲述清楚,我的所有钱财都放在了窑子里,可是因为房公子的死,窑子的妈妈认为我不吉利,便将我赶了出来,于是我便离开了丹阳郡,一路向南走,后来饿晕在路边,是季度大人将我捡了回来,给我饭吃,并且让我在府里做事,今天下午,季度大人说有客人喝多了,让我来服侍,我便来了,谁知道原来是公子你。”

“是啊。”石不全笑了笑道,“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石不全想了想问道,“雪儿呢?”

“石公子是说那个小姑娘啊。”苏倩捂着嘴笑着说道,“那小姑娘挺有意思的,刚进屋,看到我在为你擦拭,便气呼呼的一摔门出去了,现在正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生闷气呢。”

“我出去看看她。”说着石不全便从床上下来穿上了鞋要往屋外走去,苏倩赶忙跟上来说道,“我陪你一起去。”石不全回答道,“不必了,我自己去就行了。”说着便推开房们走了出去。

走出来石不全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住在二堂的偏殿之中,一出来便是那个巨大的湖,石不全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似乎有个娇小的人影坐在湖心亭中,阵阵微风吹过,头发随风飘起真的如仙女一般,石不全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蒙住那个人的眼睛问道,“猜猜我是谁。”

那个女子也不猜,把石不全的两只手掰开,皱着眉头,一副厌烦的表情说道,“烦不烦,这么老掉牙的东西还拿出来。”这个人正是雪儿。

“烦不烦?”石不全笑着坐在雪儿旁边,一手搂着雪儿说道,“怎么能烦呢。”

“哼,你就去和那个大姐姐缠绵好了,我再也不理你了。”雪儿从石不全怀里挣脱,走到亭子的另一边气愤的说道。

“我哪里有和她缠绵。”石不全一脸委屈的说道,“她只是帮我擦额头,怎么就缠绵了。”

“你躺着让他擦额头。”雪儿气愤的跺了跺脚说道,“你下回是不是就要让人家脱光了躺在你身边替你擦身子了。”

“你想哪去了,小小年纪,思想龌龊。”石不全笑着说道。

“行!我龌龊,她不龌龊找她去,别来找我。”说着雪儿便要往亭外跑。

石不全一把将雪儿揽在怀里,任凭雪儿如何挣扎,还是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道,“你这可就无理取闹了,我当时睡着了,我又不能说话拒绝她。”

“哼。”雪儿见不能从石不全怀里挣脱出来,便一转头不理睬他。

“好啦,我以后不准女子进我房间总可以了吧。”石不全在雪儿耳边轻声说道。

雪儿生气的说道,“那我也不能进呗。”石不全笑着调侃道,“你当然可以,你又不是女子。”雪儿听了,生气的说道,“我怎么就不是女子了!”石不全笑着说道,“你是女孩儿,不算女子。”

“石公子,季度大人有请。”这时一个仆役走过来说道。

石不全听有人来了,紧张的赶忙松开雪儿,道,“好,我这就来。”雪儿在一旁冲石不全做了个鬼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