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陆府的丫鬟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雨夜,碧云镇的街道上没有多少人。

偶尔会有灯光从店铺里透出来,那都是没有关门的小餐馆。

梅尧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撑着伞,走得非常快,步子比平时大一截,脚下不时溅起水花。

他赶到文昌宫。门外的广场上空无一人,文昌宫大门紧闭,一片漆黑。

文昌宫平时不开,只在每年的九月份才连续开放半月。

这里没有专门的道士,偶尔会有云游的僧道暂住几日。

大多数时候,是流浪乞丐避风港。

梅尧站在距离文昌宫几十步远的地方,远远的看着那座破旧的建筑。

铁虎可能早就离开了,他怎么可能在这里呆几个时辰呢?

他如果找到戏班老板,那应该可以打听到雪妮的下落,如果那老板不是要找的人,他也可能去了别处。

梅尧有点失望,不过,刚才在家里看到那个丫鬟又让心头一亮。

不应该灰心,说不定明天会有意外的惊喜。

他转身往回走了几步。转念一想,这下雨天的,韩铁虎能去哪儿呢?他有可能在文昌宫里避雨。

于是,他挑着灯来到文昌宫门口。

门半掩着,他推开门,那门发出恐怖的声单。

梅尧没敢往里走,而是站在门口喊道:“铁虎兄,韩铁虎。”

院里寂静无声。

他觉得头皮有点发麻。算了,还是先回家,明天再说吧。

他将大门拉上,准备回去。

在他转身的一刻,他看到了大门旁边躺着一个人,吓了一跳,用灯笼照了照。

“铁虎。”

梅尧把灯笼插在墙壁缝隙里,用手背试了韩铁虎的鼻子,还有气息。

他拍了拍铁虎的脸,又掐了掐铁虎的仁中。

“铁虎,铁虎。”

过了一会儿,铁虎慢慢睁开眼睛。

他看着梅尧,心头还在纳闷,这是在哪儿,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坐了起来,右手摸了摸后脑,一个大包,还隐隐发疼。

“你怎么在这儿?”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铁虎缓了缓,靠在文昌宫的大门边坐下,讲述了他发现线索以及遭人暗算的过程。

梅尧蹲在他的旁边:“我倒是有个发现,不过,还不能确定。”

梅尧将他看到陆府的丫鬟和自己的推测说给韩铁虎。

铁虎不相信:“不会吧,有这种事?我这就去陆家。”

梅尧一把拉住铁虎的袖子:“我的好哥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去陆家不是找着挨打吗?明天,陆伟堂来书院,我们当面问他就行。”

“我,我不好意思再回书院了。”铁虎说。

“我来问。”梅尧说。

“嗯。”铁虎沉吟了一下,“梅公子,你先回家吧。我现在就去陆家门口守着,明天天一亮,我就去打听。”

梅尧知道铁虎的脾气,想拦也拦不住,他只好一个人回家了。

次日天刚亮,梅尧早早来到南院门口,他一边跟别的书生背书,一边焦急地等着陆伟堂。

过了卯时,书生们已到齐,就差陆伟堂。

陈昂带着其他书生进教室上课,梅尧干脆拿着书走到书院大门外。目光朝着南边的青石路,望眼欲穿。

半天过去,还没有见到陆伟堂的影子。

中午,一家人围着吃饭。

陈昂向梅一剑汇报了陆伟堂没来上学的事。

梅珊说:“不来才好,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

梅尧说:“会不会因为昨天受了惩罚,今天生气不来了。”

陈昂说:“即便有什么想法,也应该来说个明白。这样不吭一声,实在不像话。”

梅一剑说:“一会儿吃完饭,我写一封信,老何你派人送到陆府,问问是什么情况。”

站在一边伺候的何弘道答应一声。

众人正吃着饭,下人来报,韩铁虎回来了。

梅一剑放下碗,用布巾擦了擦嘴:“叫他进来吧。”她起身离开桌子。

梅尧也迅速刨了几口饭,随即跟了出去。

在南院门口,韩铁虎愣愣地站着,看到梅一剑走过来,他噗通就跪下了。

梅一剑脸色沉着,说:“韩铁虎,站起来。男人的膝盖跪天地跪父母,不要有点事就下跪,都什么年代了,人要有点骨气。有事起来说。”

韩铁虎没有站起来,而是磕了一个头:“铁虎又来求院长。”

这时,梅尧跟了过来。他知道母亲的脾气,一伸手将铁虎拉起来。

梅一剑说:“说吧,能帮的,我定量。”

韩铁虎说:“我找到妹妹了,恳请院长救她出来,只要我们能在一起,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梅一剑问:“你妹妹,她人在哪里?”

韩铁虎说:“她在陆伟堂家。”

梅尧兴奋地瞪大了眼睛:“真的吗?是那个小丫鬟?”

韩铁虎看了一眼梅尧,说:

“今天早上我去陆家打听,他们不让我进门。

我就在门口守着,直到有一个猎户带着儿子去给陆家送野味,我请他们帮我探消息。

那位猎人大叔果然发现了我的妹妹。”

梅一剑皱着眉头问:“那猎人怎么认识你妹妹?”

“不,他不认识。我告诉他我妹妹的长相、个头,还有我妹嘴角有一个小小的痣。

凭这些特征,那猎人大叔说,他在陆家的厨房里见到一个丫头,跟我说的模样一致。”

梅尧听到这些,心里想,雪妮姑娘在戏台上是化妆过的,没有看到她的痣。昨天天色晚了,也没注意这个特征。

梅一剑问:“你妹妹怎么会在陆家呢?”

韩铁虎说:“很可能是吴老板把我妹妹卖给他们家了。昨天我去找吴老板,可惜,他已经被人打死了。”

梅一剑说:“这个消息并不怎么确实,不过,既然你觉得有可能,那我就出面问一问。

正好,陆伟堂今天没有来书院。我这就修书一封,问问情况,顺便问一下是不是你妹在那里。

如果在那里,我想可以跟陆家商量,把她赎回来。毕竟,人家也是花了钱买的。”

“谢谢梅院长。”韩铁虎深深鞠躬。

梅一剑做事干练,马上修书,叫何管家送往陆家。

何弘道刚出门,就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那人是陆家派来的,也是送信的。

信是陆永发写的,语气比较客气,说是准备送陆伟堂去省城念书,感谢梅一剑这些年对陆伟堂的照顾。

梅一剑对何管家说:“老何,你还没去陆家吧,陆伟堂以后不会再来书院,你把那封信拿来,我改一下,你再去送。”

何弘道把信封交给梅一剑,梅一剑拿着信回屋里去了。

梅尧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陆伟堂怎么突然就不来书院念书了,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吗?

他来到陆府送信人跟前,问:“你们陆家有没有一个嘴角长痣的小丫鬟。”

那人警惕地看着梅尧,想了想,说:“陆府家大业大,几个园子的佣人有十来个,我只是负责看门的,并不全认识那里的下人。”

韩铁虎认得陆家送信人,正是今早不让他进陆府的那个人。

这种人狗仗主势,从他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时,梅一剑出来,把改过的信交给何管家。

管家拿着信,与陆府的人一起走了。

一个时辰后,何弘道回来,将陆府的回信交给梅一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