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飞侠“肚子疼”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听到敲门声,常小树披上衣服坐起来,两只黑豆子眼睛即使在黑夜里也显得奕奕有神。

韩铁虎也醒了,但是他没有睁眼,装作睡着的样子。

另一个屋里的常为贵起身去开门:“谁?”

“常老板,我是鹿鸣书院的何管家,梅院长有急事请您。”

常为贵打开门,何弘道拿着一把油纸伞挤了进来:“常老板,情况紧急,麻烦跟我走一趟。”

常为贵认识何弘道,他的二儿子常栋梁就在书院读书。

“雨这么大,又是半夜,梅院长找我何事?”

“鹿鸣书院的藏书阁被河水冲了,岌岌可危,藏书阁里有几百来年保存的珍贵书籍,还住着杜老先生。”

“赶快把人先救出来,修房子,要等明天雨停了。”

“藏书阁斜了,没人敢上去,梅院长也怕再上人,阁楼撑不住,杜老先生和藏书就都没命了。院长请你过去看看,怎么加固,或者怎么救人才安全。”

常为贵回头看了里屋,犹豫了片刻,说:“走,马上走。”

小树娘披着衣服问:“他爹,大半夜的,这是要去哪儿?”

常为贵道:“去鹿鸣书院。”

小树娘一听鹿鸣书院,马上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啊,栋梁他怎么啦?”

常为贵不耐烦地说:“哎呀,不是栋梁有什么事,是书院的藏书楼出现险情。”

韩铁虎听说鹿鸣书院遇险,一个机灵坐了起来,马上穿上衣服就要往外冲。常小树也不甘寂寞,要跟着一起去。

小树娘拦不住,三人在何弘道带领下,冒雨赶往鹿鸣书院。

藏书阁位于鹿鸣书院的西南角,阁楼下面就是碧水河。

平日里,站在三层高的藏书阁凭窗眺望,碧水河弯弯曲曲,河上漂过的大小木船和船工的号子声,让人心旷神怡。

然而,此刻,河水暴涨,冲垮了藏书阁下方的地基,阁楼靠近河面的一侧已经悬空。

梅一剑站在屋檐下,焦急地等着常为贵。

梅瑗、梅珊、梅尧,还有陈昂,以及住在书院的书生、下人,全都聚了过来。大家干着急,没办法。

常为贵来了之后,先绕着藏书阁转了一圈查看地形,又看了看河水。

梅一剑问:“常老板,这楼还敢上人吗?”

常为贵撇了一下嘴,说:“是有点危险。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找两根粗绳子,派人上到三楼,将绳子拴在正前方那两根柱子上,绳子另一头系在院子这两棵大树上。

只要拴紧楼柱,就可稳住阁楼。”

梅一剑问:“阁楼会不会散架?”

常为贵说:“不会。这阁楼虽然年代久远,但是结构紧凑,榫卯和斗拱的造型不会轻易散架的。即便地基悬空,阁楼仍是整体。”

“老何,赶快准备绳索。”

何弘道很快找来几根粗大的绳子。

这时,藏书阁三楼一角的灯亮了,杜谨老先生从屋里出来,走到三楼廊檐下。老人似乎并不担心。

“杜先生,不要动,我们马上来救你。”何管家喊道。

“不用管我,我要跟藏书楼共存亡。”

杜谨的脾气执拗。

他在鹿鸣书院教书三十多年,书院就是他的家,藏书阁就是他的宿舍。

以书为伴,教书育人,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这时,阁楼西侧靠近河面的地方发出“咚咚”的声音,地基又垮了一些。

阁楼发生了一次晃动,同时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不好,阁楼要倒。”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现场气氛更加紧张。

“谁上三楼去系绳子?”梅一剑看着身后一众书生、先生和家人。

“我去。”韩铁虎一个箭步窜出去,捡起地上的绳子就往身上缠。

“我也去”,“我也去”几个书生纷纷往前冲。梅一剑一时不知派谁合适。

突然,从北院跑过来一个人影:“我爷爷呢?我爷爷呢?”

来人是杜谨的孙子杜子城。

小伙子短卦打扮,精干利索。

他是镇远武馆馆长许镇远的二徒弟,武功根底扎实,向来喜欢行侠仗义。

他的武功比大师兄常大柱还要高明些。

杜谨老先生当年一心想把这个孙子培养成文人。

可是杜子城就是不喜欢念书,只想学武,无奈之下,才送到镇远武馆去学艺。

如今,在碧云镇,一提起杜子城的名号,毛贼土匪全都心里发虚。

何弘道指着楼上对杜子城说:“杜先生还在阁楼上。我们正设法营救。”

杜子城看到韩铁虎扛着绳子准备上楼。

他二话没说,抓起地上的绳子往肩膀一扔,三步两步就窜到藏书阁前。

何管家大声喊道:“到三层去,绑住立柱!”

藏书阁前,因为塌陷,有一大坑。

何弘道早已派人将梯子架在坑上当木桥。

韩铁虎顺着梯子小心翼翼地爬过去。

杜子城来到坑边,整了整身上的绳子,一抬脚,轻巧地跑了过去。

那身姿如同蜻蜓点水。

众人看到这功夫,拍手叫好。

常为贵提着马灯又去河边看了看。

梅一剑喊道:“常老板小心。”

梅尧看到常小树也来了,走过去拍拍小树的肩膀:“小侠,辛苦。”

常小树抱拳:“危险见真情,危难见英雄。”

两人正说着,就听到梅珊喊道:“快看,上去了。”

梅尧往三楼望去,只见杜子城迅速将绳子缠在立柱上,随即将绳子另一头扔下楼来。

众人一拥而上,捡起绳子跑到一棵楠木树下,将绳子牢牢的系在树上。

韩铁虎的那根绳子也扔了下来,众人以同样的动作完成了系扣。

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

梅一剑还不放心,皱着眉头问常为贵:“这样就可以了吗?”

常为贵说:“应该没问题。古代的建筑比现在楼宇更结实,院长可以放心。”

过了一会儿,杜子城背着爷爷慢慢走下楼来。

韩铁虎跟在后面扶着老人。

众人要将杜谨搀扶到南院休息。

杜谨说:“我能走,没问题。藏书阁几百年矗立在碧水河边,它不会轻易被打倒的。”

梅珊看到浑身已经湿透,且满脸是水的杜子城,笑着说:

“肚子疼,功夫又见长了”说着掏出一块方巾递给子城:“擦擦水。”

杜子城自小跟着爷爷,经常在书院里玩,跟梅家子弟都熟悉。

杜子城的名字听起很像“肚子疼”,小伙伴们就这样给他起了外号。

韩铁虎站在杜子城身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上次,他与陆伟堂发生争执,这位三小姐仗义执言,他以为三小姐对他特别关照。

然而今天,她又当着这么多的人面给杜子城递方巾。

那是什么意思呢?

铁虎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心里默念着,“别想多了。”

杜子城有点不好意思,没有接那块方巾:“谢谢三小姐,不用不用。”

他用手抹了一把脸,将雨水摔在地上,笑道:“看到三小姐,我就紧张,一紧张就肚子疼。”

众人都跟着笑了。

雨下得小了些。何管家带着书生回到教室。

梅瑗和陈昂回屋休息。

梅一剑陪着常为贵来到客厅坐下,下人给梅一剑和常为贵倒上茶。

梅一剑说:“常老板请用茶。谢谢常老板冒雨相助,鹿鸣书院会记着您的功德。”

常为贵说:“梅院长客气了,我就是一个木匠,不是什么老板。建房修房,那是我的本分。”

两人在屋里谈话的时候,几个年轻人在院子你一言,我一语。

大家都围着杜子城向他请教武术轻功的绝活。

杜子城谦虚地说,那是雕虫小技,不值得夸耀。

他越是自谦,众人越是佩服。

这是韩铁虎第一次见杜子城,尽管心有仰慕,却不便直接表达。

梅尧将铁虎叫到一边,轻声问道:“你妹妹,怎么样?”

铁虎摇了摇头。

梅尧指了指杜子城,道:“这个人或许可以帮你。”

“他,是杜老先生的孙子?”

“正是。此人武艺高强,为人正直,好抱打不平。人送外号‘飞侠’。”

“就是不知人家愿不愿帮忙。”

“我去跟他说。”梅尧自告奋勇,将韩铁虎妹妹的情况告知杜子城。

杜子城满口答应。

“这会儿雨下得小了,正好可以夜探陆府。你有什么信物,如果找到你妹妹,我把你的消息先传递给她,然后再查看陆府的路线,约定合适出逃的时间。”

韩铁虎从脖子上取下一块青玉吊坠,交给杜子城:“多谢大侠。”

杜子城接那块玉说:

“今夜只是打探情况,改日再商量营救之法。这边没什么事了,我现在就走。天亮前回来,我们再议。”

说完,一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