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兰花姑娘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一个五十多岁,打扮得妖里妖气的胖女人,扭着身子走进常为贵家。

小树娘提着马灯为胖女人照亮,生怕那圆桶状的身体摔上一跤。如果那样的话,“圆桶”定会滚出去很远。

常为贵是个老实本分的木匠,从来不在背后非议人,今天实在忍不住,刚骂了一句,就被人家听见。

看到王媒婆迈着骄傲的步子进来,常为贵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一想起要过门的儿媳是那样一副丑样,他心里还是生气。那股气憋在心里,使他不愿意马上放下身段给王媒婆道歉。

王媒婆扭着腰挪到石桌边坐下,小树娘将马灯放在桌上,便进屋去倒水。

常为贵走到王媒婆的跟前,盯着王媒婆的眼看了一会儿。

何弘道跟在常为贵的身后,手里还拿着常木匠的斧头。

“常老板,你要干什么?”王媒婆身子不由往后斜了一下。

常为贵从石桌上抓起水烟杆,在另一个凳子上坐下。

何弘道把斧头放在桌子下,常为贵示意他坐下。

梅尧则背着手站在一边,他要看看王媒婆有什么本事,能把方得说成圆的。

常为贵点起水烟抽了一口,说:“娃他姨,你给娃说的那个媳妇,到底是什么样的?”

王媒婆看到常为贵身后的男人,并不是要动手的样子,便重新拾起她的神气,扯着大嗓门说:

“常老板,我好心好意给你们牵线说亲,磨破了嘴皮子,跑烂了几双鞋,到头来,没落个好,还遭人忌恨。你说我冤不冤?”

小树娘端着水出来,放在石桌上,然后站到一边,在这种场合,她一个妇道人家是不能插嘴的。

常为贵问:“娃他姨,那个兰花姑娘你见过没有?”

“怎么没见过,我老王说媒说了一辈子,牵过的姻缘数都数不过来,怎么会干那种无厘头的事呢?”王媒婆自信地说,“兰花姑娘虽不像大家闺秀那样娇柔软绵,可她是咱乡下人需要的那种媳妇,能吃能干。”

“能吃能干?”梅尧的心里打鼓,那得是什么样的女子啊。

“是能吃苦,能干活,人又水灵,腰身又好,生个胖小子没问题。”王媒婆接着说。

“这些我知道,我就是想问,她是不是瘸子?”

“谁说人家兰花是瘸子了?谁在背后嚼舌头说的这些?”王媒婆问。

常为贵不由地回头看了看梅尧。

这时的梅公子显得很不自在,感觉自己成了这件事的导火索,他连忙澄清道:“我也是听穆家坳的一个小伙子说的,我,并没有见过兰花。”

王媒婆来的路上,就听小树娘讲过,是鹿鸣书院的梅公子说,兰花是麻子脸,还腿瘸。

王媒婆刚进门时候,就注意到这个穿长衫的少年。以她那阅人无数的有毒眼光,很快就捕捉到事态的起因。

“哟,是鹿鸣书院的梅公子啊,说话可得有凭据。我记得梅一剑梅院长从来不说瞎话的。她的儿子怎么可能摆弄是非呢?”

梅尧连忙说:“我和小树想去那边看看兰花,路上遇到一个砍柴的小伙,是他说的,兰花是麻子,走路也不灵活。”

王媒婆拍了一下膝盖,站了起来,哈哈大笑:“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常为贵惊异地看着王媒婆,他以为梅尧说得对,兰花真是腿有伤。他重重地将水烟管放在石桌上。

“圣贤都说,书读得越多人就越蠢,果然没错。”王媒婆说,“你们知道那砍柴的小伙是什么人吗?”

众人不明白王媒婆想说什么,纷纷摇头。

王媒婆说:“那砍柴的小伙叫胡光蛋,是个蠢笨如牛的家伙,他早就看上兰花姑娘了,他们家拖我去向兰花家提亲,人家兰花家看不上他。他听说兰花要出嫁,眼红了,才说出那种话。你们啊?唉。”

常为贵一听,有道理。不过……

梅尧又提出,还有几个小孩子唱儿歌,也说兰花花、麻瓜瓜,走路都是坑洼洼。

王媒婆说:“那是村里的顺口溜,说的是村头的山坡上,有很多兰草花,金丝瓜,要去采瓜摘花,得过一条坑坑洼洼的山路。并不是特意给什么人编的。”

“哦——”

“那儿歌还有后两句,是这样唱的,河坝坝、沟岔岔,满树桐子金娃娃。意思是说,穆家坳一带主要种油桐,靠桐油果子卖钱,所以叫金娃娃。”

“那些小孩子为什么说,儿歌是唱给兰花姑娘的?”小树不知什么时候悄悄从屋里出来,站在屋檐下听着王媒婆的解释。

王媒婆斜了他一眼,说:“那有啥难的?山里娃,给颗糖,让说啥就说啥。

“原来如此。”梅尧不好意思地躬身对常为贵说,“常叔,对不住,是我没搞清楚就瞎说,我的错,我的错。”

“兰花姑娘是不是,……麻子……”小树娘露出难得的微笑。

“别给人家兰花造谣了。昨儿个我还去了兰花家,她姨正给她绞面呢。你们就等着瞧吧,能娶到兰花这样的一个大美人,你们常家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常为贵紧绷的脸终于松驰下来。似乎那些老旧的皱纹也变得浅了一些。

“小树!这下你满意了吧?”梅尧走过去,把弹弓还给小树。

小树接了弹弓,摸了摸脑袋,傻笑着说:“听我爹的吧。”

这时,月已西斜,星出河汉。小树娘提着灯送王媒婆回家。常为贵一桩心事解开,执意留何弘道在家,见证小树成亲。

何弘道既然找到梅尧,心就放进肚子里了。他也乐意留下在常家粘点喜气。

在鹿鸣书院,他虽是管家,手下管着十几个下人,但毕竟他自己也是下人,一言一行都要听主人的。不过,到了常为贵家,他就成了贵客,身上似乎多了些高贵的气质。

为了给自己再找个理由,何弘道还告诉梅尧,等小树亲事办了,就带他回书院复命。

梅尧和小树在他的新房里谈论着各自的未来。

梅尧的想法很简单,他要继承书院,让中华传统文化发扬光大,用中国人的智慧解决中国的问题。

他始终相信,一切问题的根本是教育,不论出身如何,只要从小接受良好的、正统的教育,都会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样的人多了,社会必然进步,国家也一定会强大。

小树的想法也很单纯。他没有什么远大抱负。他只想先成亲,然后去找杜子城,把碧云镇儿童团办起来,有了组织,他就可以做更多的好事。

在他所受的简单的家庭教育中,管好自己,善待他人,解危济困,行侠仗义,是一个男子汉最值得做的。他希望天下没有不平的事,老百姓不再受无缘无故的欺侮。

两个懵懂少年,在那个山脚下的小屋,自发地燃起内心的烛光。

不知不觉中,两人倒在床上睡着了,直到帮忙迎亲的人来敲门,他们才爬起来。

对常家来说,重要的一天来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