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解毒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秋天的满月又大又亮,挂在城墙上,如一盏明灯照着城外的铁架桥。细长坚实的铁架桥在月光下闪动着冷冷的寒光。

第一波来犯的敌人已经被城墙上的弓箭手射退了。除了少数还挂在桥架上的尸体外,都掉进了万丈深渊。厽厼

城墙上的兵士,早知道有修士来助阵了,看见鄢阳几个,宛如看见了救兵,都朝着这边张望。

这时候,南渝国那边,一个身影突然在铁架桥的中段出现。

是个修士。

果然是个筑基期的。鄢阳跟柏星若对视一眼,恐怕这就是赖奎所说的三个修士之一。

那人身量不高,蒙着头巾,但从凹凸有致的身形上来看,是个女子。

女修?鄢阳更感兴趣了。她还没有真正近距离地跟女修对阵过。

她一身窃蓝色衣衫站在反射着银光的铁架桥上,很是显眼。

似乎感受到了城墙上的目光,她挑衅似的瞪眼看过来。

起风了。

突如其来的山风,从南边吹过来,越刮越烈。

西部大陆的边城就是这样子,风啊雨啊太阳啊,想来就来,从来没有征兆。

快要接近深秋了,本来应该是刮北风的,可是今夜却起了南风。原本清朗的明月,被笼罩着一层月晕,光线昏暗起来。

“来了。”小金的直觉最敏锐,她在鄢阳耳边提醒。

那女修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嘭地从周身散发出一种浓稠的黑雾。

毒?鄢阳想起赖奎说过的,有一人擅用毒。

“捂住口鼻。”鄢阳嘱咐道,她自己也转为内呼吸。直到她把自己和周围几个人身上都打了避毒符,才吐出一口气。

那山风凛冽,毒气瞬间就卷上城墙,城墙上的兵士们扑通扑通地往下倒,瞬间就倒下了一片。

那黑风还在继续往城里卷。

看来赖家的护阵和绝大多数法阵一样,只对攻击有效,对这些毒物就没有办法了,对付它们需要特别的阵法。

鄢阳还记得赖奎说到此人时咬牙切齿的模样,看起来是吃过大亏的。

风速极快,毒物扩散得也快,很快就进了城。

“出击吗?”柏星若也被打了避毒符,所以不惧此毒,他虽然实力较鄢阳强,却更信任鄢阳的头脑。

鄢阳摇头。因为她想看卓王,白沛泽,尤其是金晁,是何反应。她才不信,叱咤赵国多年,老谋深算的卓王会没有计划。计划很可能是有的,只瞒了她一人而已。

果然白沛泽也飞身上了城墙。

“怎么不动?就这么干瞪眼看着?”白沛泽一脸怒意。

“不是不想动,是实在没办法,你也知道我才炼气期的,人家筑基期的,实力不足,挡不住。”要比认怂,鄢阳绝对是西部大陆第一人。

“哼……”白沛泽不屑地转过头,不再多言。他飞身跳下城墙,向那女子席卷而去。

城中突然卷起一阵花朵气息的甜蜜香风,包裹住了已经扩散的黑风。黑风源源不断,香风也绵绵不绝,并且一直对黑风进行绞杀,清除,净化。

鄢阳回头看去,神识探查到,那香风的中心就是金晁。 妙书苑 miaoshuyuan.com 厺厽

或者是感受到了鄢阳的神识,金晁最终也站上了城墙,并肩站在鄢阳身边。棕熊双臂抱胸,挡住他靠近的脚步。

他在城墙外建立了一道高耸入云的屏障,让那有毒的黑风无法再吹入城内。

“只是试探?”金晁鬓角的发丝被风吹得在他脸颊处浮动,若不是他整个人像浸过了花蜜,浓香扑鼻,还真有些仙人的味道。可此时他身处花瓣漩涡中,让鄢阳联想到一句话——是妖不是仙。

“哦,试探,对,他们应该已经知道我们这边增兵了。不过,来了,就留下别走了。”鄢阳从自己的联想中回过神,继续观看白沛泽对战那用毒的女子。白沛泽用剑对付她就绰绰有余,并没有使出他的玉尺。

“我是说你。”金晁抬眼看了一眼鄢阳,低声说道。

“嗯?我不懂你什么意思。”鄢阳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铁架桥,那里快要分出胜负了。

“呵呵,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不过,你什么也不做,回去不好交代啊。正好现在有更适合你的事可做了。”金晁似笑非笑地用下巴点了点地面。

“什么?”鄢阳终于看向他了。

“救人啊,小圣人,济世救人的小神医。”金晁挑了挑眉。

鄢阳看了一眼倒了一地的兵士们,是该尽快救人,如果师父在的话,救人一定是第一选择。

她掏出一瓶解毒散,突然好像明白了,女皇非要把她派出来的原因。

不就是把她当成了免费药箱子了吗?都知道她会制药,那么一路上治伤药解毒药,不都得她这里出。她就是个随队的大夫呐。

一瞬间,她大梦初醒。

原来如此!哼!她又在气自己在女皇那里要的东西太少了。

抱怨归抱怨,她手脚不停,拿出几瓶解毒散递给柏星若棕熊和小金道:“分头行动,喂给所有能遇见的人。”

几人纷纷点头。

金晁撇嘴道:“到现在才看懂,啧啧啧,还是年纪太小了,智商,不太行啊……”

“就你阴谋诡计多……”鄢阳挖苦了一句,本来还想问你究竟意欲何为,但她看了一眼白沛泽,知道此地并不适宜说话。

“聪明一点,能活的长一点……”金晁朝她挤了挤眼睛。

“……”这话倒没错。鄢阳却不想表示肯定。

此时,白沛泽往这边瞄了一眼,回头就削掉了那女修的一只胳膊,然后又一剑穿胸,将她扎了个透,胜负已分。

鄢阳赶紧带着棕熊和小金,跳下城墙向城内去了。

“赖道友,柏兄……”鄢阳按住事先约好的传音符道。

“花将军?”赖奎回答道,“你们在哪里呢?”

“我在城东。”柏星若回到。

“我在城西。是这样的,赖道友,你也看见城中多有中毒之人,我这里有一些解毒散,不知赖道友可否帮忙分发,这样救回来的人会多一些。”

“哦,有解药?那太好了!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带人去找你!”

“你家家长可同意?”

“家长?我没有父母,我们兄弟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放心,我们赖家人分得清好坏。早有解药的话,我们赖家也能少死点人了。”

“那就好。”听这话的意思,看来赖家是可以争取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