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鬼蜮修者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皇级,是一次生命的质变过程,这个境界在其他界域有着不同的称呼,过程不一,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殊途同归。

天,道,仙三域同宗同源,都讲究在心神之道上质变带动生命层次蜕变,罗域更直接,肉身蜕变了生命层次也就蜕变了,而诸天万界不在心神也不在肉身而是意志识海,潜表之间的融合带动生命的蜕变,此时此刻,云惊的识海内,潜表意识并没有融合,而是两者间的通道无限扩展,大有平分识海之意。

黑与白的对立永远不可能相容,云惊脚踏黑暗身在光明之间,正如二号所说的,现在就抹除二者间的隔阂,比在融合后再回头梳理更省时间,潜表间通道的开启让云惊心思越发通达,心神如电毫无阻滞,虽没有增加一丝力量,却在反应,思维方面得到很大提升,而就在云惊沉迷意识越发敏锐之时,这种感觉戛然而止,那一瞬间,哲罗从云惊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怨念。

掌中涅槃之火依旧在燃烧着,但其内部所需要的残念早已消失殆尽,扩展潜表意识间的通道很费残念的。

意识空间黑白两方,但在深处依旧是表意识的天下,所以,云惊需要更多的残念,而残念寄居在涅槃之火内。

“涅槃之火内有残念可扩展潜表意识间的通道!”云惊将消息传递给众人,剑落一把抓起自己掌控的火焰,顿时眼睛都亮了。

“不打了!”随着感知越发敏锐,对自己力量的掌控越发得心应手,云惊已经探出了哲罗的底限,是一个好对手,却也仅此而已,压力依旧差一线。

目光扫视四方,九个主要战场的战况此时已然明朗,各个地方皆有出挑之人即将摘取最终的果实,云惊手一抖,涅槃之火直接朝哲罗飞去,而他本人却往隔壁战场跑。

九个战场,除开自己和剑落外,好汉和猿行在死磕,苍敖陷入苦战,魂缈幽灵似的和厌血在一起很认真的打酱油,最远处火光,暴风,雷霆,山崩地裂,那是属于术法者的战场,而云惊要去的战场,在这炙热的世界中居然传来一丝凉意,那是源于灵魂深处的悸动,这个战场魂修很多。

说是魂修但不是魂缈这种的,就战况来看,说他们是魂修还不如说是其他系修者来的贴切,你见过魂修和气修元气对轰和体修比破坏力的,鬼蜮,重创了风久逼退了剑落的那批人,如果没有其他鬼蜮修者的话应该就是他们了。

这片天地炙热,天地元气略显狂暴,对魂系修者而言并不是很好的环境,但几乎制霸战场压着其他修者打的魂系修者有点可怕,通灵御魂,在他们手中的魂根本就是实实在在的武器而不是虚无缥缈的灵魂。

在发现的无数界域之中,鬼蜮算是名声比较差的一个界域,无他,他们的修炼体系就注定了与其他修者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御魂也就罢了,幽冥天内也有这一脉修者,魂缈身边的腾蛇也属于此类,但他们会噬魂,吞噬其他界域修者的灵魂壮大己身,这点就让偏魂系的界域修者们深恶痛绝。

炙热的高温可以影响感官却无法温暖源自心灵深处的寒冷,这点云惊此时深有体会,刚进入战场就有一柄长刀劈来,刀芒犀利程度也就那么回事,但刀芒之上附着的气息刺激到了云惊的识感,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攻击。

这样的攻击云惊只在厌血身上见过,而魂缈对此很感兴趣的原因是厌血是正常生灵,而出现在云惊眼前的人,怎么说呢,对方身上的死气太浓郁了,那根本不是一个活物该有的死气,所以魂缈评价鬼蜮不人不鬼。

云惊一刀斩碎刀芒,其内附着针对精神的冲击更是撼动不了云惊意识,防御,反击一气呵成,对方明显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手段居然会无效,对方仅仅只是一刀,人,倒飞而出。

“雷霆劲力,杀了他!”这个都不知道叫谁的家伙飞出去前不忘给其他人示警,貌似,最克鬼蜮的力量就是雷霆。

顿时,无数到神识落在云惊身上,一时间云惊四周死气弥漫环境都感觉变的阴森可怖起来,鬼蜮修者舍弃了原先的对手纷纷朝云惊涌来,顿时妖风阵阵,阴间版地水火风汹涌而至。

没错,鬼蜮修者也有各自的属性,鬼蜮本就很奇特,他们修者本身就是正统魂师,修炼的力量也是无属性的魂力,而死后魂力却会异变衍生出各种能力,生者以死者死后之灵为载体,提供魂力进行战斗,生者死,灵魂要么被搭档灵体吞噬亦或吞噬搭档灵体,以灵体之状再与其他生者搭档,不断循环,直至灵体濒临大限为止。

鬼蜮修者手中的灵体搭档与其说是搭档不如说是一种另类的修者,同级之中,你面对的其实是两个对手的夹击,而上天的公平就体现在鬼蜮修者很被雷霆克制,雷属性修者就是其最大的天敌。

“还真是不人不鬼,见不得光的鬼蜮伎俩!”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势,云惊真元催至巅峰,血脉雷纹浮现,雷霆之力汹涌澎湃,整个人仿佛被紫色电浆所淹没了一般。

“天地惊雷!”身在鬼蜮唯有施以雷霆,这一刻云惊福至心灵,惊雷图,咏颂的浩然篇一一从脑中闪过,一刀递出仿若天地初开那道惊艳的雷霆。

轰隆隆!

紫色雷霆从天而降,伴随着云惊刀势荡平四方,管你什么魑魅魍魉横行,雷霆降世乾坤荡清,称不上声势浩大的一击,却如惊雷般在一众鬼蜮修者心头乍现,心惊胆寒魂光摇曳,比起这一刀的伤害,心神之上的震撼才更可怕,心神不稳再强的实力也展现不出来。

对时机的把控让云惊很快意识到这一刀的作用,还真不是杀敌,震慑,打断对手施为,手起刀落,之前来势汹汹的敌人在下一刻被带着紫色电芒高速移动的云惊接连斩飞,不是不想结果了他们,毕竟都是王级巅峰的人物,一时半会还真杀不掉。

“杀!”云惊没杀这些鬼蜮修者,之前被他们压制的其他修者可不是看戏的,眼下正是机会啊,一时间杀声四起,众人皆是豁尽修为,战况一时间更加激烈了。

“这鬼蜮修者确实难缠!”自己下手云惊知道轻重,重伤不至于却也足以打落其几成状态,但就是这样,面对其他修者,这群鬼蜮修者依旧悍勇,一时间还是有着不弱的优势。

这里只是外围,战场深处才是核心所在,杀敌本就不是目的,眼见一众修者各自厮杀,云惊举步就往核心冲,没个巅峰战力,这种战场还真没资格踏入,过了外围,战力水平明显又高一个台阶,人少了点,但半步极境就多了。

理论上来说极境就是一个王级的极限,彼此之间差距不会太大,但架不住有些人就是BUG,就说云惊吧,真元极限逼近九五,躯壳也快转为先天道体,连意识中都加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虽然每一种在极境中都不算太突出,但统合起来之后连哲罗都有点想骂人,无数界域修者之中能有几个突破的极境是复数的。

“又来一个!”就在云惊即将步入最核心之时,一道戏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不知何时,一个站没站相,好似下一秒就会瘫坐地上的披发男子正上下打量着云惊。

此人不仅站没站相,连衣着也很是随意,腰上松垮垮的别着一柄修长的长刀,不修边幅是云惊的第一印象,这家伙还是个极境,这是第二印象,鬼蜮修者。

“好了,你哪来回哪去,爷当没看到!”男子浑然不在意的说道,又长的帅,好听点就是这位潇洒不羁。

“你在看门?”云惊看了看前面又看了看这人,结果话音未落一缕隐晦的波动横扫而至,云惊顺势后退半步堪堪避过。

“还是个高手!”不带烟火气的一退不仅避开了自己的眼刀还是那种恰到好处的拿捏,就这份眼力劲,眼前这人有点意思。

“你这是在夸自己么!”云惊也来了兴致,虽然此人身上带有鬼蜮修者特有的阴冷气息死气浓郁,但却是那种堂堂正正阴冷,就像一个另类不仅不隐藏,而是堂而皇之的展现。

“这你都知道,行家啊!”那人也笑了,这就是遇上一个好对手的乐趣,和那些庸人废话简直无趣至极。

“喂,打个商量,放我进去行不?”云惊对着那人喊道。

“喂啥喂,我叫江沧,想进去可以啊,问过我的刀先!”江沧从腰际缓缓拔出自己的长刀,云惊远远就感觉到此人身上的战意,那是压抑许久渴望一战的战意,这时一道高瘦的虚影在其身后浮现,论气质,这虚影和此时的江沧很像,犹如宝刀出鞘,锋芒毕露。

“看来你很强,我的老师也对你很感兴趣!”江沧指了指身后的虚影随意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