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个签不灵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你们也来公园里玩?怎么没通知我一下?”

“你现在是国宝,谁敢打搅你呀?”韩菲凡大概是和刘连秀认识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话。

“凡凡家里有一些优惠票,我就蹭了他们家的便宜。这个主题公园是不水跟你们家有关系?”真的撞见了,宁岩再胆怯也不能不说话了,眼睛还在看着刘连秀的反应。

“跟我们家有点儿关系,但是不大。你们家大人没来吗?”江奕看出了宁岩的尴尬,急忙给她打个掩护。

“我就是我们家大人!”韩菲凡有点儿气鼓鼓地样子,“我早就过了18岁生日,家里也是我说了算。我怎么就不能是大人了?”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江奕也不去挑她不分“周岁”和“虚岁”的错误。

“阿姨,听说您快要去国外了?”宁岩小心地跟刘连秀打着招呼。她向来都不是逃避的性格,既然遇到了,那就尽量留下一个好印象。

“都是江奕他爸非要出去,现在他又回不来,只能我多折腾。”刘连秀听江奕和江凤华提起过很多次宁岩的名字,这次看到以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妈早就说过想见见您,她也见过江奕。前一段时间江奕每天忙着学习也没敢打搅他。”

“也就是这两天才放松了。他们老师说是现在一天拿出四五个钟头看看书就行了。都是我陪着江奕,他要是有时间的话倒是没问题。”刘连秀并没有拒绝,直接把任务交给了江奕。

宁岩到底还是比较单纯,听到刘连秀答应见见自己妈妈,一下子就很开心了:“嗯,我待会儿问问江奕。”

李秀文过来了,刚想去跟江奕说些什么,刘连秀叫住了她:“你来了正好,别让江奕陪着我了,让他陪着同学一起去逛逛吧。我比不得这些孩子,在这里多坐一会儿。”

江奕终于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场面。以前他在几个人中间没少“误传”一些消息,现在担心被他们说叉了当面对质。

餐厅里这才终于清净了。

李秀文看着三个人离去的背影,笑着跟刘连秀道喜:“江奕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地,我一直以为他只喜欢看书赚钱呢。没想到现在一下子蹦出来两个,还一个赛过一个漂亮。董事长刚才是不是都挑花眼了?”

“小奕就是不让人省心啊。从小就经常去医院打针吃药的,现在又惹了两个女孩子。我看他以后怎么为难去。”

李秀文也没结婚,还沉浸在爱情的喜悦里,现在就比较盲目:“我看您就别多操心了。江奕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喜欢谁,别的人都没办法做得了他的主。”

“他要是一个人就简单喽,江家屯、任城和兰陵多少人跟他扯不开了,”刘连秀想到这些,不经意地摇了摇头,轻声嘟囔着,“一老一少都是好这一口,真是不让人省心,唉!”

虽然没有听到后面的内容,刘连秀的申请却着实让李秀文生出一丝不好的感觉。

夏天果然是女生的天下。

“你们两个人是商量好的吗?一起穿裙子不说,颜色都是一样的。”

韩菲凡第一个对这种没有审美敢的眼光表达抗议了:“我们这叫同款,本来就是一种裙子,一起买的。”

再一细看还真是,纹路都是一样的。

如果说春秋是韩菲凡的季节,能显示出她的曲线美,夏天就是宁岩的舞台。裙装更能够体现出宁岩修长的优势,加上清秀的长相,很是占便宜。

青春的靓丽,让江奕有些不太敢看了。宁岩看出了江奕的窘态,更加地放肆了。

这样的女生,应该是人见人爱才对,在刘连秀面前怎么就不讨喜呢?

宁岩炫耀够了,坐到江奕旁边:“你妈妈是不是不太喜欢我这样的?”

“自信的宁大侠不是应该说:这个老妖婆竟敢不喜欢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这样的感叹号结尾才是你,怎么能用韩菲凡那样的疑问号?”

“我是看到她觉得有些···陌生的感觉,好像还有点儿嫌弃。”宁岩回想着刘连秀看到自己第一眼时那个眼神,任是感情不太细腻的她也感觉到了什么。这让她非常沮丧。

她本就不是喜欢讨好他人的性子,奈何刘连秀对江奕的影响力这么大。这下子更是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她跟你又不熟的,怎么会见一个喜欢一个?”江奕现在体会到了夹在女人中间的难堪。

他想去安慰几句,那个隐隐的身影再次浮现出来。

“你没跟她说起过我?”

“宁大侠的名字应该是如雷贯耳了。我估计再说的话,老妈就要逆反了,”江奕还是觉得不能再这么纠缠一个无解的话题了,“你最近怎么瘦的这么厉害?你原来就是正好,现在瘦得有些嶙峋的样子,我们都不敢碰了。”

“让你碰,你碰呀!”

“我没看见。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吧。”韩菲凡作出了捂眼睛的动作,扭过头去。

“韩菲凡你怎么胖了点儿?”

“哼!”韩菲凡对于江奕的“厚此薄彼”很是不满意。

其实韩菲凡并没有长胖,主要是和宁岩的姐妹装太容易比较,一下子就反衬出来了。

看着韩菲凡气呼呼地走开了,宁岩也随意了一些:“这个主题公园是不是你们家投资的?”

“是投了一些,只是没怎么管过。”宁岩家就是信息最灵通的地方,没必要去跟她猜谜。

“韩菲凡只是猜的,没想到还真是。你和你妈怎么没参加前几天的开业典礼?”

“只是少数几个场景的试营业,现在也没多少人来。等以后热闹了再让我妈来看看吧。”

现在还只是试营业,首期开业的只有苏联产业、洪灾、几个已经播出的影视、数理化等百科知识公园。宣传也没有跟上,多数主题公园前几年都是品牌建设期,等待“主题”被人熟知以后才能赚钱。

更何况,终极杀招还没有到来。三年后品牌出来了,配合华国的杀招,绝对热门!

宁岩依然看不透这个家伙:“你的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了?”

“要想挂在那里,还是要努力一下的。”

又安静了。

宁岩看着江奕,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只是觉得你越来越远了。不是因为你去了高三,而是感觉我们···我和你就像没有交往过一样。”

“宁岩,你明年全心全意地去投入一次学习,也会是这样的结果。”想起前世的三年“时间黑洞”,江奕就觉得有些心疼自己。

“江奕,我妈妈说想见见刘阿姨,刘阿姨说你有空就行。”宁岩不知道那是刘连秀的推托之词。

“我考试完以后,我妈就急着要出国了。我尽量拖几天时间才行。”江奕有些心虚,这样没谱的话,自己都没有信心。

果然,宁岩不再问这个话题了。

“宁岩,这个挺好玩的,你也过来呀!”韩菲凡一个人闲得无聊,被不远处那个道士摆放的五颜六色的卦签吸引住了。

宁岩到底是个女生,一下子就被韩菲凡叫过去了。

“看看就行了,这个东西不准的,你可千万别当真了。”江奕害怕女人这些八卦的心受不了小概率的打击。

韩菲凡还在问着怎么收钱、怎么解签之类的,宁岩上去就抽了一支。道士快速地换了一张纸条,今天终于开张啦!

宁岩皱着眉头把纸条的内容念了出来:“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恭喜呀,这是月老灵签姻缘签第五十九签。”说到这里就停了。江奕多次被套路了,也不去问。宁岩也没什么好奇地。

“你不想知道是什么意思吗?”韩菲凡却着急了。

“不就是我在看着江奕嘛!说了也等于没说。”宁岩的好奇心了解了,能够说服自己就行,对于具体意思也就无所谓了。

道士也急了:“这是一个中签,要是从结果来看,可能还是个下签。你不想知道怎么改变这个结果么?”

宁岩对道士这种行为有些生气了:“你怎么知道我和姓江的没结果?江奕都没抽呢?”

江奕想了想,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应该还是有些曲解的能力的。也就放心了,上去抽了一签,换了诗文。

韩菲凡对这个更好奇,一把抢了过来,越俎代庖地念了出来::“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江奕,这句诗还真的挺像你。”宁岩冷不丁爆了一句冷。

总是这样若即若离,让人心里好苦!

“这个是月老灵签姻缘签第十三签···”道士有点儿头疼了。已经拿掉很多中下签了,怎么你们还这么点背的。

后面的生意还让不让人做了?

韩菲凡看了别人的热闹,终于行使了自己的选择权,签递过去了,道士眼前一亮:“哈哈哈,今天终于见到你了。嗯,给你们免费解签,三个人都不收了。”

抽签费一块,解签费两块,看来道士还挺地道。

韩菲凡兴奋地拿过来一看:“窈宨淑女,君子好逑。这算什么好签呀,也太平常了吧?”

“美女,你这个可就小瞧它了。这可是我们的灵签之王。你看这个签的编号。”

“你骗人,根本就没有编号嘛!”

“嗯,你再看看咱们这本书,六十签里面有没有它?”为了验明正身,道士也拼了。

这下子看明白了。这个是在六十签之外,有点儿“不在五行中”的味道。

“它也可以称之为‘第零签’,但是其实是没有编号的。美女,你是真正的幸运女神了!”

“我也再抽一下。”宁岩有些嫉妒了。

“抽第二次就不灵了。”江奕及时阻止了她,要是再来个不好的签,连忽悠她都难了。

“今天好不容易抽了一个灵签王,拍个照留念吧。”道士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好运气,跑来兜售新业务。

江奕看了看两个女生。现在是她们最绚烂的花季,一个像极了亭亭玉立的荷花,一个像极了娇艳欲滴的牡丹。不留下几张照片还真的对不起这个青春。

只是三个人一起的话可就尴尬了。

江奕先闪到了一边:“你们两个先来吧。”

道士可就郁闷了:“这个签王是姻缘签,两个女孩子,咳咳···”

宁岩一把把江奕拉过来塞进了中间:“还在这里扭扭捏捏地,想合影就直接点呗。你们男生不都喜欢这样左拥右抱的么。”

道士更郁闷了:“这事儿整的。”

没办法,感觉拍吧。再不拍肯定有人要走了,自己可就没钱赚了。

看到宁岩依然有些郁闷的表情,江奕打趣着她:“还整天说自己数学和化学课好呢,这都看不透。这些抽签不就是和概率做斗争嘛。”

当着道士的面就开始抖上了,道士给憋出了内伤。这他是第二次被江奕当面说抽签不灵了。忍无可忍,不再忍了!

“这位同学,我们的签都是有定数的,而且怎么解签、怎么改运也是有讲究的。你现在还体会不到,可不能打诳语!”

“那你就说说这个吧。”江奕把宁岩的纸条给了他,给你一次说好话的机会,否则辞退了你!

“‘深知身在情长在’这一句,就是李商隐对亡妻或者旧情人的感情,只有到死才会消亡。”道士一句话说出,让江奕有些敬佩了。

出来混江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嘛。

宁岩也感兴趣了:“你说的什么改运的又是怎么回事?”

“也罢,今天美女这么不开心,道士我就免费到底吧。既然是改运,那就应在后面这半句上,‘怅望江头江水声’。这个‘怅’要怎么变化才能从遗憾变成长相厮守呢?”

“拿掉那个竖心旁?”宁岩感觉到不对劲了。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那一句也是这样,你改了,他也改了,成了‘不见争如相见,无情何似有情’。唉,说多了,说多了!”道士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神秘模样,装起了高深隐士。

“这次开心了吧,”趁着走远了,江奕才再次开启了污蔑道士的话语,“拍照后给了钱就变成好的了。有钱能使道士推磨哈!”

那边的道士却刚刚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哎呀,刚才给他们三个人一起算的,已经有两个人合适了嘛,再加上一个改运的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是我学艺不精,领会错了书上的意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