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银月之下(本卷完)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片刻的恍惚后仿佛大梦初醒。

夏德端坐在宴会厅主座上,在恢复正常的幽暗的宴会厅中起身,活祭品们厮杀的血腥味道没有因为邪神的离去而消散。但血雾消失,连身后的身躯也不见了,仿佛那片刻的温柔,只是濒死时的幻觉。

“你真的出现了?”

他怔怔的问道。

【超凡之门被你推开,升华之路此刻展现。外乡人,你发现了一条特殊的升华之路,你获得了一滴神性。】

缓缓在身后消失的命环上,黄铜色的环体缠绕着不易察觉的金色闪光。

“有什么用?”

夏德凝望着寂静的宴会厅,月光从窗外洒入,落在他的脚下,落在地面的活祭品残尸上。

【从神性中获得了信息。】

【每次晋升,以一滴神性冲刷升华之语对应的灵符文。当你晋升十三环,如果完成三句升华之语对应的十二枚灵符文的冲刷,那么念诵出那些属于你的升华之语,你将晋升神明。】

明明是不敢想象的事情,但夏德却意外的太过激动:

“所有人都可以这样做?”

他在心中询问。

【不,你是特殊的。除了你,任何凡人的灵魂都不足以承受神性的力量。】

“你刚才显现了?”

【神性的力量让我拥有片刻的实体,那枚戒指给出了一瞬间的可能性,让你吸纳了邪神的力量。当然,祂也会因此注视你,这值得警惕。】

“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当然。】

夏德在这片死寂中走到宴会厅的后方,推开门来到三楼露台。晚风中血雾消散了,但湖景庄园的庭院已经乱作一团。他感受到自己在这片刻,有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神性还有什么作用?”

【以命环燃烧神性力量作为消耗品,你可以短暂化身成神,获得短暂的“神性燃烧”状态。你不是神,但你可以媲美任何神祇。】

夏德沉默不语,看向湖景庄园的庭院,庭院中弥散着的血雾消散,人们依然倒在地面上。在庄园庭院的最中央,长桌并击散,正神教会的两只环术士小队,正在迎战一个眼睛有着银色光辉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在保护刚才重伤了施耐德三人的“拉索娅夫人”。

三楼露台上的夏德喃喃自语:

“【水银之血】的银瞳者,他来接应那家伙了。但我想,没必要为了凡人而使用神性。”

【神性获得的十分钟内,因为神性力量的些微溢出,你拥有着近乎不死的身体,和近乎无限的灵,但一旦你使用溢出的力量,之后会陷入长时间昏迷,这是“神性溢出”状态。】

【持有神性期间,神性的力量被封锁在命环中,逸散的辉光,将让你一直处于‘神性余辉’的状态。在此期间,使用任何奇术、咒术和仪式,都会获得加强。】

“原来,这就是那位旧神所说的神的余辉......所以,我这一生接下来的任务,便是穿梭过去现在的时空,只为收集十二滴神性?为了你?为了我?”

【没有任务,一切的一切,都由你来做主。外乡人,你在命运之外。】

银瞳者身后的九边形黄铜命环显示他的力量,二十余人的环术士小队包围在他的身边,但却没有一人能够靠近。

水银的光华在银瞳者身后展现,随着奇术全力的施展,巨大的水银巨人显现。它托举银瞳者,托举着命轮,自庭院泥土之上站立。

奇术的力量让人们无法靠近,但褐色长发的年轻姑娘伊露娜·贝亚思,却能勇敢的挡在伤者身前保护自己的同伴。夏德看到了她,她也忽然抬头看到了三楼露台上的面具陌生人。

“那么她是谁?”

【你应该去询问你的朋友安娜特,而不是我。但很显然,即使这个世界存在所谓主角,也不会是你。外乡人,无人能够干涉命运之外之人的选择,但故事的观众是无法成为主角的。】

“有了十二神性通神升华之路,我也不想成为什么麻烦的被选中者。但你是拥有银月神职的旧神?你是第五纪元的银月的魔女皇帝?选择我,是为了让我成神后帮助你?这是我最后一次询问。”

【不,我就是你。】

夏德点点头,他接受对方与他同在。

站在露台上,取出一只青蛙腿,一边用手指碾动一边念出拗口的咒文,使用了咒术【青蛙的跃动】。

随后轻盈的一跳,从三楼露台跳到了大宅的屋顶,站立在璀璨星空下,站立在屋顶石像的旁边。

庭院中的众人也注意到了星空下的年轻人,他在高处,沐浴在三轮圆月的光辉下,却只有银月的光芒像是披在他的身上。

夏德的低语声在此时响起,神性溢出的力量以及对不久前银月之梦的记忆,催动【银月】灵符文施展奇术【月影的幻术】。

此刻,天空的银月像是脱离了其他两轮月亮。那银色的月盘越来越大,直至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仿佛透过头颅,将光辉从右眼射出。同时,也让银月前站立在屋顶上的夏德的身形,只剩下模糊的黑影。

夏德再次回想到了刚才的银月之梦,想到了那银月的光痕在夜空下的痕迹。

他双脚并拢,两只手微微抬起,轻盈的一跳来到夜空中。

巨大的银月高悬与空中,夏德的身躯在银色月轮前转向,当身躯来到银月的正中央,恰好平举双臂,头颅向下、双脚向上的倒悬于银月前的星海下。

随着身体的坠落,有着银月光辉的左脚向前滑动,带动右脚向下跟随。

倒悬于银月之前的夏德,在银月前只剩黑影,但双脚却在空中划出璀璨而绚丽的银色光痕。那炫目的光痕从双脚的轨迹中脱离,在夜空中逐渐变大。

击破夜空,劈开这宁静的夏夜,在星辰下,银色月光的斩击,如同下坠的白练般坠向湖景庄园的庭院。

“这是......”

月华的色彩让人们片刻的失神,让每个人的脸上都洒上了银光。

围攻银瞳者的教会环术士小队拉着周围昏迷的宾客后退,水银巨人转过庞大的身躯,架起双臂,没有任何抵抗的被这绚烂的银月光华蒸发。

被奇术反噬的银瞳者吐着血,抛下“拉索娅夫人”躲闪,让对现状毫无所知的“拉索娅夫人”也紧跟着被月光蒸发,白色鹅卵石戒指落在下方的土地。

绚烂的银色月华最终落于地面,在几乎震动整个托贝斯克南部郊区的地震中,于庄园庭院的地面刻印上永久的月痕。

身影消失在空中,夏德坠落在了三楼的露台,这次真的陷入了昏迷。

安娜特小姐伸手将他拽回到了露台的阴影中,远离正神教会的视线,随后拉着他回到三楼堆着活祭品尸体的宴会厅。

苏醒的奥古斯教士,正在这儿照管着仍然昏迷的施耐德医生与露薏莎小姐,他除了脸色发白,看上去居然完全恢复健康了。

“他就那么相信,我们会及时把他带走?”

紫色眸子的女士望着侦探的睡脸小声说道,她是今晚唯一没有受重伤的人。

“汉密尔顿侦探其实是个很容易相信别人的年轻人,他太年轻了,才刚刚从盲目痴愚中苏醒,他还缺少很多人生经验,这些我以后会教给他的,但侦探的确是个好人。”

脸色发白的奥古斯教士摇着头说道,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但又迟疑:

“刚才那道银月的斩击......”

“我们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是吗,奥古斯教士?就比如你,不管受到多重的伤害,总是能够恢复。”

安娜特小姐说道,闪烁的眼睛看向昏睡着的年轻侦探:

“就比如,我的预言一直显示,我们的小组绝对不会有第五人。他来自命运之外。”

“快走吧,你带着他们三人走,我来拦住教会的环术士小队。”

老人疲惫的说道:

“今天,真是幸亏你最终破坏了仪式节点,让邪神没能来到我们的世界。安娜特,你再次拯救了世界。”

“是的,我的确破坏了节点,但......”

褐色短发紫色眸子的安娜特小姐看着夏德,但在她成功前,邪神之影明明已经部分出现,虽然仅仅只有三秒,但在足以扭曲时间与空间的神祇面前,三秒也许并非三秒。

“是他的运气好,在邪神之影前坚持了三秒,让我能够将仪式完全破坏。”

摇摇头准备离开,奥古斯教士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一片狼藉的宴会厅:

“我有预感,这一切绝对不是结束。”

月光从窗外照来,将教士那巨大影子投射到宴会厅的墙壁上,阴影晃动着,像是有一双翅膀在影子后一闪而过。

安娜特小姐的紫色眼眸在微微发光,她温柔的看着夏德的脸,像是在对自己说话:

“教士,这一切只是起点。属于第六纪元的史诗,开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