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醒来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当夏德从漫长的睡眠中苏醒,他发现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天花板并非白色,那里画着色彩明亮而严肃的宗教壁画。

他对着圣者坐在河畔对信徒布道的画面发呆,但还没来得及发出类似“陌生的天花板”之类的感叹,一旁便传来了声音:

“你醒了?”

“奥古斯教士?”

转头看去,教士正坐在床前的铁架椅上拿着一份报纸,身上穿着教职人员的白色长袍。他身后的不远处便是墙壁,黄铜色煤气管道和被包住的蒸汽管道攀附在上面,煤气管道连接着墙壁上发射出温暖光芒的煤气灯。

煤气灯的样式十分有宗教色彩,赤身的男人高举双臂,灯光在他双臂之中放射而出。

借着着光亮,夏德看到了教士手中的报纸是托贝斯克市晚报。

张开的报纸面对着夏德的那两版中,左侧报道雷茜雅公主的卡森里克访问之旅,右侧的上版报道了本市频发的儿童拐卖事件,下版报道了托贝斯克市南部地震,从报道来看,地震造成的危害并不大。

“最近托贝斯克市有地震吗?”

刚刚醒来的夏德想到,然后看到现在的日期是周一,而这份报纸只会在晚上发行......

“终于醒了?你可是几乎睡了一天,现在已经是周一晚上的八点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老教士开玩笑似的批评道。

“周一晚上?糟糕!小米娅!”

夏德一愣,下一秒几乎一下便从床上蹿了起来。他没有料到周日夜晚无法回家,现在家中可怜的橘猫被饿了一天,恐怕要不行了。

“我现在是在哪里?教堂吗?教士,我要回家!小米娅......”

“别担心,你现在是在黎明教堂,这里很安全。瞧,你的猫也在这里。”

教士说道,示意夏德看向枕头边。

果然,小小的橘猫正卧在那里,因为被侦探与教士的谈话吵醒,而似乎想要发脾气。但看到夏德苏醒了,便又非常高兴的用自己软和的脸蹭他的手背。

猫的体温比人的体温略高,夏德感受到了刚睡醒的小米娅的温度和柔软。

“你的猫可真是听话,至少在你身边时是这样。是斯派洛·汉密尔顿侦探的宠物吗?我还以为侦探会更倾向于饲养嗅觉灵敏的犬类作为宠物。”

教士折叠起来报纸,伸手将它放到床头柜的时候好奇的问道。

“不,是委托人的宠物。原来我只是睡了一天,我还以......”

他还以为使用“神性溢出”力量,至少也要昏迷了两三天。如果只是一天,那么这代价还能接受。

“说起来,我使用那本剧本最后一页的代价呢?”

【神性甚至治愈了你面对邪神受到的伤害,更何况是使用遗物的代价?从当时的状况看,代价似乎是头发逐步掉光。】

她依然在他耳边呢喃,这让夏德放心了不少。

抚摸着猫,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在些许的茫然中,昏迷前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湖景庄园中的一幕幕画面仿佛在眼前闪过——

罗德牌、葡萄架、左轮手枪、邪神、十二神性升华之路、安娜特小姐所说的《呢喃诗章》以及......银月前的自己:

“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吗?”

他坐了起来感觉神清气爽,精神很饱满。

“如果你是指昨晚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至少对我们来说结束了。”

老教士说道,看起来这番话早就已经想好了,就等夏德发问:

“我们差点被正神教会发现,但在你的朋友的帮助下,大家都顺利的逃了出来,而且没人知道我们做了什么。我将你带回教堂,说你是我的朋友,以此来照管你。露薏莎由安娜特照管,但医生的情况有些不妙,他强行使用了升华之语的力量,虽然下午的时候就醒了,但恐怕几周内都没法下床,愿神保佑他......说起来,你怎么睡了这么长的时间?但醒来就好,你看上去精神不错。”

教士说道,端起茶杯递给夏德。他昏迷了一整天,虽然看上去气色比谁都好,但应该补充些水分。

夏德谢过教士,一手端着茶杯,一手继续抚摸被吵醒后格外有活力的橘猫。看奥古斯教士的态度,就知道医生的问题应该可以解决:

“教士,那您的状况怎么样?”

“很不错,我大概是除了安娜特以外,受伤最轻的。”

老人笑着说道,夏德这才完全放心,又问道:

“我的朋友帮助了我们?我的朋友不就是你们吗?难道是拉文德男爵,但他还有这样的面子?”

“就是你说的‘那位女士’,她证明我们一直和她在一起,而不是在敏感的地方。正神教会的人,甚至没有看到我们。”

教士说道,站起身又检查了一遍房门,确认关闭后,将张开双臂的男人造型的蒸汽灯调亮一些。

“原来是她啊。”

夏德一边听着,一边将猫单手抱到自己的膝盖上,用手指去剐蹭它的下巴,猫眯着眼睛仰着脖子。

“不过,我们离开前,那位女士给你留了一封信,让你醒来后看一看。”

教士从长袍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信封,夏德接过后抽出信纸,看到的是花体的字母写成的短消息。这种花体字母的写法,常见于贵族之间,是通用德拉瑞昂语的变体。

“哦?她让我醒来后,写信到幸运南十字星俱乐部告知。她要见我,有事情需要我去做?”

夏德看着那封信挑了下眉毛。

“这不是很好吗?如果是平白帮助你,那才值得警惕,看来这位女士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教士说道,然后又补充道:

“我在这座城市也待了很多年了,按照我的看法,‘那位女士’大概和王室有关。能够有如此权势,可以在昨晚的情况下掩护我们,说明不是一般的大贵族。我虽然也没能看到她的脸,但整个托贝斯克,不,整个德拉瑞昂王国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女性,恐怕不超过五个。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当代王室中有高阶环术士,看起来我们的情报还是不够。”

“您知道她是谁了?”

夏德将信折叠起来放到床头柜上,防止被小米娅咬到。

“虽然不知道,但其实可能性也就只有那几个。我就不猜测了,如果她愿意信任你,迟早会让你知道的。记得早些寄信过去,虽然要对陌生人保持警惕,但对心怀善意的帮助者,也不能太过猜疑。”

教士传授着自己的人生经验,夏德也点点头,这些道理他都懂。

大概是觉得室内有些沉闷,谈完了这些敏感的话题,教士起身来到窗前,将厚重的窗帘拉开。推开窗户,凉爽的夜风立刻吹拂了进来,教士和夏德同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托贝斯克的夏夜微凉,步入了七月份,盛夏就要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