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舞动山河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今晨明经张公递贴本官,说是前夜的书院遭遇贼人入室盗窃,丢失了价值五百两的颜料数坛。这样巨额的盗窃案已属于刑事犯罪,本官怎能不加紧操办,还地方一安宁?”武官出身的蔡都温竟然拽起了文绉绉的学问。

言由心生,此时站在一旁的师爷顿时摇头晃脑起来。今天早上,明经公张敞寻上门来,给他递了一份擒拿贼人的公文。书中所言,字画、财物倒是没有失窃,只是丢了几坛上好的颜料,价值也不过十两纹银。

蔡都温一大早接了这公文,觉得这些文人小题大做,丢了一些颜料就大动干戈,实在提不起兴趣来。再说捉贼最为难办的差事,一则考究现场作案证据,二则探查线索,顺藤摸瓜,三则捉到了贼人也敲诈不出什么好处来,顶多杖责几十棍,押入监牢,还要熬夜写公案文书,一一上报,想想这些都是些费力不讨好的事。

但是,一盏茶的功夫,便有人来报,卧龙山上竟有人一夜之间绘就了一幅巨龙图画。

他当时就被吓得腿脚酸软。要知道这可是大逆不道之事。

龙是帝王的象征,更是九五之尊的形象,为了维护皇室与龙的威严,皇宫除了御龙画师在皇帝、皇室要员及子孙的衣服上作龙形图案外,禁止其他人随意画龙。又因为龙的神韵并非凡夫俗子能画得出来,龙画便成为当朝默许的禁忌。

有些书生会偶尔作一些龙的图画,但都是偷偷而为之。画完了也是付之一炬,以免招来祸患。

蔡都温没想到面前的文弱书生竟然如此大胆,竟然在万人可见的悬崖峭壁上绘了巨幅龙图。

一想到这里,蔡都温就感觉脖颈发凉,生怕朝廷中有人递了折子,弹劾自己不能尽职尽责,所管辖的地面上出了违逆之徒。

他一咬牙,誓要将面前的书生撬开嘴,让他招出他的同党来,尽快一并铲除,好上表奏章,再寻找权贵帮忙,让自己借助这次风波扶摇而上。

“嘟!”惊堂木再一响起,陷入沉思的刘病已被吓得浑身一哆嗦。

蔡都温见了,露出了狡黠的微笑来。

旁侧的师爷也抿嘴一笑,目光飘向县令,两人正巧打了个对眼,彼此微笑不语。

师爷心中早已有了个谱儿:“这事儿要好好帮老爷运作一番,好让老爷知道我韦淡可不是吃白食的。”

自从老爷上任以来,他帮老爷出尽了坏主意,但那些都是小打小闹,略使敲诈,至于大官福禄,他还未尝得到机会。而今日之事,让他觉得,大放异彩的机会终于来了。

鸿固原,卧龙山。

此时的小山丘被官兵包围。

包围圈外,围满的群众达数万人之多。

今晨起,自达有人发现了卧龙山上被人涂了巨龙画,消息便不胫而走。先是杜县的文人骚客慕名而来,当他们看到巨龙栩栩如生,还有那篇精妙绝伦的奇诗后,大为惊异,瞬间轰动整个杜县。

那巨龙图的一旁题着这样的诗句:

横看成岭兮侧成峰,远近高低兮各不同。

不识龙山兮真面目,只缘身在兮此山中。

绝妙的诗篇一下子激起了文人的仰慕崇拜之情,无数的诗篇开始被写作出来。

一时间,卧龙山下成为赛诗会的专场。

诗篇被传入县城,不少小商贩得了摆摊营生的先机,纷纷带着家伙驱车赶来,造台摆锅舞动碗筷瓢盆,将这平日里极为清净的卧龙山下变为繁闹集市。

文人骚客们的诗歌一首接着一首地创作出来,评判官们越来越觉得诗作的难度愈加高了。为了占得头筹,文人骚客们使出浑身解数,甚至将这卧龙山的巨龙图吹捧为神龙降世,为的是普度众生,解救天下受苦受难的黎民百姓。

百姓们平日里才不管那些文人骚客的什么神作,但是如果有人写的是有关他们的事,诉说的是他们的心声,他们自然就有了心动。

得了被文人骚客传颂为神乎其神的诗作,百姓们开始纷纷奔到卧龙山下,一睹这条能拯救天下百姓的神龙的神姿。

“高天浩浩白云舞,神龙降世救民庶。惊雷闪电破云出,大雨倾盆洗寰宇。”

赛诗擂台上,一位书生摇头晃脑作出一篇诗作来,顿时惹得台下的人高声喝彩。神龙降世,正好符合他们的心里诉求,自然就大加赞扬了。

此时,他身旁的书生将折扇敲打在另一手掌中,踱步笑到:“啊哈哈,文山兄,你这诗作牵强附会啊,抬头看看,晴空万里,哪里来的惊雷?又哪里来得大雨倾盆?”

他手儿一指天,陡然觉得一股狂风大起。

众人惊讶地循风一抬头,便见天边滚来一层又一层的黑云来。

“快看!乌云!”

一些商贩们赶忙放下手中的家伙,开始迅疾地搭建雨蓬。

而那些百姓则四处逃窜,寻找着避风避雨的地方。

只有那些书生还有那些看客仍旧举目瞧着难得一见的壮观场景。

霎时间,乌云便席卷了漫天。

“轰隆隆……咔嚓!”

一声惊雷下来,大雨倾盆而下。

这些士子们才丢盔卸甲一般,举着扇子遮挡着大雨,去寻找避雨之所。

当原本聚满人的场地空闲下来,大雨骤停,又一阵风起来,乌云被卷走,朝着杜县飞奔而去。

但雷声依旧滚滚不止。

不相信眼前一幕的人纷纷从雨棚里出来,举头瞧见天空恢复了万里晴天,顿觉神奇不已。

“快看!神龙活了!”

有人大喊一声,便将其余人的目光锁定了卧龙山。

此时,卧龙山上云雾缭绕,仙鹤飞舞。被阳光一照,云蒸霞蔚,紫光万丈,宛如仙境一般。而那幅巨龙图似乎活了一般,在袅袅云雾中,若隐若现,那双明目似乎眨了几下。

那些眼尖的人看了,顿时吓得双腿瘫软,滚了下去。

“神龙活了!神龙活了!”

不少人疯了一般,呼天抢地地边喊边磕起头来。

这样的神秘感言如同能瘟疫一般,迅速传染开来,那些莫名其妙的人也顺势跪下来磕头。

卧龙山下,数万人跪拜的壮观场景,让刚刚闻讯赶来的史游、张敞等人大为惊异。

“袅袅云烟生,仙鹤挽霞飞,神龙若低吟,真的是一幅壮丽画卷啊!”张敞见此景,大为赞赏。

站在他身后的是九岁的陈遵,他一眼瞧见了崖壁下的几个木桶,惊叫到:“老师,您看我们的颜料桶竟然在那儿!原来是有人盗了我们的颜料,画了这幅巨龙图!”

陈遵小子这么一喊,众人才从巨龙图画上往下移动,赫然见到了那几个丢失的颜料桶。

“果然!找到了画龙之人就找到了盗窃我们颜料的贼人了!今日一早我就写了状纸文书递交给了知县,想必一定能抓住那个贼人了!”张敞愤怒地攥着拳头,高举着抗议到。

“什么?你写了状纸?区区几坛子颜料,老夫再买了给你送去便是,何必大动干戈!依我看……”史游正要开口说些什么,顿时张嘴哑然,话到嗓子口却说不出来。

张敞一听到他的哑然话语,慌忙扭头看去。他最担心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由于一时激动而嗝屁了。

不过,一眼看去,却看到史游老者满脸的惊讶。

“史老,您……”张敞询问到。

“你看那崖壁上的落款……”史游举起了狂抖不止的手儿遥指卧龙山上的巨龙图。

“写的什么?”太远了,张敞根本看不清崖壁上的小字。

而史游却因为年老花眼,瞧见地真真切切。“那落款竟然是刘……刘病已,号小俊!”

听着史老激动的话语,张敞和陈遵这两位杜县的大文豪顿时惊讶地喊叫起来。

“什么!这不是隔壁家的那个好诗文的小娃娃吗?”

杜县县衙内。

有差役将卧龙山的那幅巨龙画描摹下来,递到了蔡都温手里。

“大胆书生,胆敢欺瞒本官,你这不是在巨幅画上有落款吗?铁证面前还不招吗?”蔡都温将那幅临摹画丢到了刘病已面前。

刘病已慌忙捡拾过来,摊平在地上,一一查看。

当看到那巨龙时,刘病已的双眼突突地冒着火团。

因为他正看到那条巨龙在云海中翻腾,而在卧龙山下,数万人民正跪伏在地,顶礼膜拜。

刘病已生怕自己的异样被他人瞧见,急忙转移目光,方才收了心魂。

目光转移,赫然瞥见那巨龙图右下方书写着自己的名字:刘病已,号小俊。

(⊙o⊙)…

刘病已瞬间觉得自己站在崖壁面前,狂风大作,自己的衣服、长发正在风中凌乱。

干坏事还要留下性命,病已啊病已,你的病到底还是没有治好啊。

刘病已此刻脸颊滚烫,羞辱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入其中。他的心中只落得一个感慨:无颜见乡亲父老!

“堂下贼人还不速速招来,免得本官破坏了规矩打得你皮开肉绽!”堂上的蔡都温瓮声瓮气地吼道。

“大人!学生冤枉啊!学生冤枉!”刘病已一想到如若自己认了罪,就要面临九族连坐,满门抄斩。

若是真的那样的话,这一世的娘亲,还有老朱夫妇都别想活着了。连累了他们不说,自己的任务无法完成,就没法将那21世纪的自己续命了。

刘病已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咬紧牙关,矢口否认,坚决不承认。

“嘟!”蔡都温再拍惊堂木,怒到:“如今铁证如山,摆在面前,你还嘴硬!来人呢……”

“大人!这是有人蓄谋已久栽赃陷害学生啊!前几日就有人在我水瓮中投毒,险些害掉学生的性命,后又有刺杀,结果没有得手。这是又用绘制禁忌之画来栽赃诬陷于我,还望晴天大老爷明察!”刘病已将这几日的遭遇串联起来,构成了一个庞大的阴谋论。

“大胆的刁民,竟然编造谎话诓骗于本官,本官怎能听你这般戏言,来人呢……”

“大人!学生说的句句属实!那被人下了毒药的满满一瓮毒水被学生埋在了家院门口,我家的奴仆老朱可作证,另外,郎中霍先生可以作证,还有许家的小姐和她的丫鬟也可以作证。”

刘病已将这么多的人名一说出口,堂上的蔡都温不免皱起了眉头。

不过,只是稍微停顿,他便吼道:“既然有犯案发生,干嘛不速来报案,难不成你在编造谎言,欺骗本官不成?”

“大人,实乃是学生顾虑太多所制,并非有意瞒着大人您啊。”刘病已干脆启用毒舌方法激将他一下。“大人,俗话说得好,官老爷的买卖,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正是因为官老爷审案,吃了被告吃原告,直到别人告无可告。”

“大胆!嘟!狂妄的书生竟然含沙射影用污垢言语辱没本官,来人呢……”

“大人!学生知错,因为之前未与大人蒙面,今次一见,大人真是玉树临风,潇洒俊朗,面貌不亚于吕布,智慧不亚于诸葛亮。”刘病已连忙拍起了他的马屁。

“咳!本官……本官……”刘病已这一彩虹屁正中蔡都温的下怀,顿时身体摇摇起来,心中定然已经飘飘然了。

“本官问你,这吕布是谁?诸葛亮又是谁?”

蔡都温这么一问,刘病已才知道吕布和诸葛亮都是东汉末年的人物,而现在是西汉初年呢,立马汗颜。

“大人,此二人乃是江南的两大著名人物,吕布是顶尖级的美男子,诸葛亮则是智慧多能,可参透天机,预知未来。”

“哦?有这等厉害人物?本官怎么没……”

“大人!论相貌,您比吕布还俊朗,论智慧,您比诸葛亮还聪慧。如果他们二人见了大人,定会惭愧,最好不要与那二人相见地好!要不然天下的美女还不得把大人的府邸的门槛给踏烂了!”

“哦……喔吼吼!”蔡都温高兴地忘乎所以,摇头晃脑,摩拳擦掌,似乎正在幻想着自己正坐拥金钱富贵,周遭全是如云般的美女……

站在他身旁的韦淡初始听到刘病已诉说被人投毒之事,满脸布满灰暗,双眼迷离,似乎正在思惴什么。但听到刘病已对蔡都温一番吹捧,登时抿嘴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堂下肃立两旁的衙役们也都捂嘴瞥头讪笑。

“等等!”蔡都温陡然怒道。

他这一声呵斥,堂上的人都改了面容,严肃起来。

“就算本官相貌出众,智慧过人,你也不该欺瞒于本官,有官司不报,莫非你是做贼心虚,有什么人命案在身不成?”

“嘟”惊堂木又响起,“还不从实招来!”

“大人啊,这就说学生的不是了。学生原本的那个想法是针对于无德县官的,但大人您是晴天大老爷,似水明如镜,不亚于纱罩万盏明灯,亮如白昼一般。怎么会做那般龌龊之事。学生仰慕大人的清正廉洁,方才动了心思,将案件呈报给大人,往大人明察秋毫,给学生一个清白!”

刘病已说完,呼天抢地起来。

“这……”本来听到刘病已说的那般龌龊之事时,蔡都温由于做贼心虚,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又一会儿青,煞是心中别扭。

但听到刘病已山呼海啸一般地鸣冤,蔡都温便不知道此时该如何评判了。

“那我问你,这幅巨龙图焉何题有你的名字呢?而且经过比对,正是你的笔迹无疑了!你对此该当作何解释?”

一旁的韦淡听了大人这番问话,自是幸灾乐祸地摇头晃脑起来。

蔡都温扭头瞥他一眼,嘴角露出了些丝自豪感。

要知道蔡都温以往都是在语塞的时候,韦淡给他时不时地提醒,才能将案件审理下去,没想到今日里,竟然开了窍,自然是甚是得意。

“大人!学生这文弱身躯,手无属鸡之力,就算是拎半桶水都得用吃奶的劲,将其提起来也走不了几步,哪能从山下弄到山上,而且还是几大桶满满当当的颜料?而且,那画高约千仞,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怎能做到飞身起来?还有,学生不才,只是识得孔夫子的文字,尚不会作画,哪能做到这般栩栩如生啊,请大人明鉴!”

“哦?难道说你有同党?团伙作案?”蔡都温就是在伺机寻找刘病已的罪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