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的温柔是最有杀伤力的武器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北井谅……”客栈掌柜认出这个红头发的年轻男人,色容微变。

他没有想到这个鬼会是北井谅,住在第五层的二鬼之一,而另一只鬼——他口中的那个“死掉的紫罗兰”,赫然就是第五层的第二个住客,这个“客栈”里。

“竟敢杀死了紫罗兰大人,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北井谅表情狰狞,几乎是在吼出这句话。

紫罗兰大人,那么纯洁无垢,那么端庄优雅的紫罗兰大人,居然被这个丑陋的男人给玷污!

他北井谅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但是,瞥了他一眼,樵治郎不为所动。

他伸出手。

紧接着,不见他有其余任何动作,地上生长出大量交错的纸藤,纸藤群共同托举,将紫罗兰的身体移到了他的面前。

“【木】……”嘴里轻轻呼唤,一个旁人看不见的模糊的身形出现,与他的身体重合。樵治郎将手掌按在紫罗兰的额头,那身影做出一个相同的动作,不可见地将自己的能量输入了紫罗兰的体内。

顿时紫罗兰的身边扬起了碧绿的辉光,在辉光的照耀下,身体的伤势开始渐渐好转,被洞穿的部位开始一点点恢复,血管扩张突出,清晰可见。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许久,见紫罗兰被夺走然后想要对樵治郎暴起出手的北井谅也惊愕原地。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

终于,紫罗兰猛然间睁开了眼睛,一下从樵治郎怀中坐起。

与樵治郎迎面对视,与樵治郎背后的那个绿色金属光泽的身影对视。

那身影马上自动消失。

樵治郎漠然看着她。

她的眼中还满是迷茫,不知发生了什么。

“紫罗兰大人!”北井谅却立马惊喜道。

但这时候樵治郎刚好一松手,紫罗兰扑通地摔在了地上。

“混蛋,你干什么?”

北井谅连忙冲过来把紫罗兰扶起:“紫罗兰大人……”

“……北井先生?”紫罗兰似乎还不太清醒。

“她活过来了,你还要杀我吗?”

“你这个混蛋,明明一开始不是你叫嚣着要杀了我的吗?!”北井谅面部表情凌乱。

“是吗?不好意思,我忘了。”樵治郎一拍脑门,微微扬手,一群枝藤生长,将唐刀送回了他的手中。他将刀尖对准了北井谅,随意道,仿佛就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那重新来过,请你去死吧。”

淡漠的神情表示他压根没有将北井谅放在眼中,或许是自大,或许是真的不关心,但北井谅更多的是觉得他脑子缺根筋。

北井谅嘴角一抽:“你有病吧……”

他之前老好不好干嘛要招惹这个神经病啊,这种人招惹了还要给自己招来一身腥,浑身不自在。

一时嘴贱一时爽,根本不知道爽完之后到底惹到了什么怪物。

没错,在北井谅看来,这个人类是一个比自己还要怪物的家伙!

正常人有哪个被切割成碎片以后还能重新恢复的吗?

“你不去找你妹妹了吗?我告诉你吧,她不在这里,应该去了楼上,第六层,你妹妹应该就在那里。”北井谅最后无奈道。

他明白了樵治郎根本招惹不得,他也不想再招惹他,好生供养就行了。

于是北井谅指了指上层。

那个他同样不想招惹的家伙住的楼层。

他确实看见过楼上那家伙不知道带了什么东西上去。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樵治郎一直询问的妹妹,但味道似乎很好闻。

应该是一顿美味。

至于樵治郎,他不信他上去了还能从那家伙口中逃生。

“你没有骗我?”樵治郎却是微微皱眉,妹妹的气味到这里就断了,他不能再追踪下去,因此才问的北井谅。但以北井谅对他的敌意,他可不相信北井谅会对他完全说实话。

“与其怀疑我,你还是赶紧上去看一看你妹妹还活着没有吧,上面那家伙可是不会管她是不是你妹妹,你去晚了,当心只能去收尸了。”

“你好像记不住痛。”樵治郎面色一寒。上前一步,唐刀落入手中,微微出鞘。

“来啊,再打一场正合我意!”虽然不想再主动挑事,但面对宣战北井谅从来丝毫无惧。

“你似乎对自己的实力没有清晰的认知。”樵治郎拔出内环唐刀,锋刃银利锃亮。

“不要因为之前被你偷袭就小瞧了我啊混蛋。”

这时,

“——虽然很不想打断你们,但是,我说啊,你们是不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就这样被无视了,真的很没面子啊。”就在两人马上要打起来时,川断提着宽刀走上前。

月白,杜仲都一脸郑重地跟在他两边。

但是两人看着的眼中都有一丝隐隐的担忧与忌惮。

“川断,你确定吗?”月白呼吸略有急促。

“会不会是记错了啊……”杜仲迟疑道。

“我不会搞错的,”川断死死地盯着死而复生的樵治郎,“死而复生,交叉唐刀,还有这个名字——”

“木下樵治郎……”月白说出这个名字,却无法把樵治郎同这个名字的主人联系在一起。

“对,就是他……”

川断也很难以置信,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樵治郎,或者说,他都没觉得自己有一天会找到牠的踪迹,他以为他们会一直只能跟在牠的屁股后面,不断地被戏弄,永远也抓不住他。但今天,机会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木下樵治郎!不——应该叫你鬼臼千藏——”

川断上前一步,与樵治郎遥遥相对,眼神凌厉:

“永生不灭的万鬼之母——

终于逮到你了!”

所有视线一下集中在川断身上,各自目中都露出了一丝惊异地目光。

实在是川断抛出来的这个信息太过震撼——永生不灭的万鬼之母——再看一看樵治郎——首先他得是一只鬼,其次他还要是雌性才行吧?!

樵治郎也被川断这一莫名其妙的称呼吓了一下,不喜欢他可以,但可不能给他随便扣大帽子。

万鬼之母……这种称号似乎是用来形容大反派的吧……

不能怪他紧张,他可一直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优秀百姓,怎么能给他扣上“万鬼之母”这样的大帽?而且,还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莫名其妙。

“你很幽默。”

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丢下这句话,樵治郎便不再理会他,却也已经没有了教育北井谅的想法。

找到妹妹再说吧。

“等等……”但这时候,之前一直跟在川断几人身后、默不作声的八月札把樵治郎叫住。

“……”

樵治郎停下来看着她。

“你真的不是鬼臼千藏?”八月札注视着他问。

“也许你叫我木下会让我更高兴。”樵治郎不会因为她漂亮就跟她客气。

“是么……”八月札轻轻一笑,眼神却保持失焦,笑的同时保持着优雅与淡漠。

刹那之间,手臂穿透樵治郎的胸膛,握住他仍在用力跳动的心脏,八月札在樵治郎耳边温柔吐气道:

“那,好歹要让我亲自确认一下吧……”

“唔……!”怎么回事……?

丑陋男瞬间瞪大了眼睛。

“喂……”北井谅也不可置信地张开了嘴。

他立马在心中确定:这个女人……决不能招惹!

樵治郎嘴里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身体直挺挺地摔在地板上。

八月札蹲樵治郎身边,撑着脑袋看着身体被鲜血浸没的樵治郎。

“好厉害,真的是不死之身啊。”八月札微笑。

肉芽蠕动,失去的心脏在重新生长而出,伤口也在快速愈合。即使失去了心脏,没有了呼吸,他的身体依然在顽强地尝试着复原。

鬼物仅有的两个弱点,心脏与头,似乎都不是他的弱点。

那是该说他确实不是鬼呢,还是说他是比鬼更恐怖的存在呢?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在场的所有人几乎全都屏住了呼吸。

月白等人对自己上司的这种行径虽然已经见怪不怪,但他们屏息凝神注视着正在复原躯体的樵治郎。

北井谅虽然已经见识过樵治郎复活的能力了,却依然被震撼到。

丑陋男与客栈掌柜就不同了,他们俩都在担心樵治郎到底能不能恢复过来。

时间就这样在寂静中流逝。

樵治郎手指微动,似乎即将要苏醒来。

八月札眯眯眼,拿起刀,刺下,将他的心脏再一次捅穿。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樵治郎身体猛地一颤,手指抖动几下后再次没有了动静。

八月札注视着樵治郎的脸,几秒后,终于温柔一笑:

“真有意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