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二次反转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从握刀的手开始,樵治郎纸质的身体开始浮现一条条明显的裂缝,然后裂缝扩大,他的身体化为一片片碎片一点点飘落在地。

随着樵治郎身体破碎,木色王冠也身形淡去。

但它不会死去,只是暂时失去的对现实施加影响的通道,无法进入现实了而已。

只要樵治郎没有完全死去,它都不会死。

“樵治郎啊樵治郎,要怪就怪你对自己太自信吧,自信到连对手的缚灵能力都不打探清楚就贸然出手…”

白衣人轻声道,他把手放在樵治郎的身体碎片上,身后的缚灵蛛皇魅影发动能力喷射出大量蛛丝把纸碎片连接起来。燧石摩擦,火星溅起,白衣人把蛛丝混同纸片一起点燃,火焰扑腾冒起,随后只留下一小堆灰烬。

樵治郎拥有死而复生的能力,这点他已通过蛛网感应得知。

把樵治郎烧成灰烬,他依旧是不太放心,因为目前为止他都还不知道樵治郎复活能力发动的条件,他只能按照自己所能想到的最保稳的办法处理。

一个蜘蛛魅影提着装有樵治郎血肉的盒子上前来,白衣男看见这个盒子,眼皮也是轻微一跳。

他对这个盒子印象深刻!

不过,现在不是追忆往事的时候。

把樵治郎的残骸装入这个盒子之中是最保稳的做法。

这点他不得不认同。

他在这个盒子上曾吃过大亏。

白衣男把手放在漆染精雅的盒盖上——从樵治郎主动对他发起进攻到他把樵治郎反烧成灰烬,其实前后也仅过去几秒钟时间,但仅是这几秒钟时间,战局就出现了巨大的翻转。

其中最为惊讶的就是川断,今天的一波波反转,真的是让他眼花缭乱,都不敢相信这到底是最终大家手段尽出还是各人仍留有后手。

紫罗兰惊慌的还不仅如此,她惊讶与樵治郎死去后,小芷竟也随之消失。

不过因为北井谅和小离仍处于危险中,她权衡之下选择了先救下北井谅和高挂在木藤上的小离。

指尖触碰到盒盖的冰冷,让白衣男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有温度。

这个盒子倒是和上次他遇到的那个不一样,那个没有这么冰冷。

手指轻轻抠开盒盖,露出一条缝隙,紧接着指肚稍微发力,盒盖完全推开,盒内情况完全展现出来。

白衣男一愣。

盒内空空如也。

一柄冰冷锋利的横刀突然架在了他的脖颈上,尖锐的刃锋割破了他的皮肤表层。

“喂,白蜘蛛。”

樵治郎一只手抵住白衣男的后背,蜷住他的双手,另一只手持刀锁住他的脖子。

面露冷笑。

“你还真是好骗啊。”

白衣男:?!!

“你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白衣男震撼不已,打开盒子发现里面空无一物时,他其实就知道上当了。

但樵治郎是怎么骗过他的?

又是什么时候骗过他的?!

“什么时候……”

樵治郎抬起下巴思考了一下。

“你猜?”

我猜尼玛我猜……

白衣男嘴角一抽,整个人心情顿时不好了。

虽然已经很难再往下了。

噗!

躲在阴影里,月白噗嗤笑出声来。

她是真的被樵治郎白衣男两人的对答笑到了。

“其实早在对你发起突击前,我就已经从那盒子里逃出来了。”

当时所有人的关注点都不在盒子上,小芷乘机分出一部分纸带偷偷打开了盒盖。

樵治郎的本体于是在所有人视线外逃出了盒子。

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全放在盒子上。

逃出盒子后,他并没有直接本体分身融合,而是借分身掩人耳目,试探其他人是否有后手。

可惜八月札明显看穿了他的把戏,一点也不配合他。

不过好在白衣男这个脑袋里全是浆糊的“蜘蛛”没有任何疑心。

还一心一意地认为他自己的作战成功了。

便上演了眼前这一幕二次战局扭转。

总的来说,

转移视线战略取得圆满成功!

牛…牛逼……

川断微微张大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所以,你是在耍我?”白衣男面色铁青,嘴唇打颤。

“嗯mmm……”

樵治郎沉吟一下,

然后露齿笑道:

“你要是这么理解也没问题。”

“你绝对在嘲讽我吧!”

白衣男失去理智怒吼:

“你们都是这样!随随便便就践踏别人的尊严,随随便便就否定了别人的所有,自大地把别人玩弄于股掌,这样就满足你们的愚弄心了吗?!”

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别人的股掌之间起舞。

像极了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丑!

“对。”

樵治郎轻笑道:

“我就是在嘲讽你啊,我就是在愚弄你……不会吧,你的心理素质这么差?这就承受不了了?”

樵治郎提起刀柄对着白衣男的脸就是狠狠一击,幽幽道:

“我还以为你们这些杀人的怪物都是没有心的呢。”

白衣男被他打懵:

“你扇我的脸?”

然后又是狠狠一击!

“对,我不仅打了你,我马上还要杀了你——”

樵治郎死死盯着白衣男的眼睛,目光凌厉,锋芒毕露!

白衣男顿觉如芒刺背。

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才意识到自己露了怯。

想再次装强硬,张口却已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还击樵治郎。

“不……你不能杀我……”

白衣男嘴唇颤抖。

“哦?不能杀你?”

樵治郎饶有意味地看着他,

“为什么不能杀你,你倒是给我一个理由啊。”

“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鬼臼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白衣男颤抖着说。

川断突然插话道:“不,他在说谎,被剐掉眼睛的十二鬼就代表已经被鬼母放弃,他其实已经被鬼臼放弃了。”

“哦?”

樵治郎眉头一挑,然后笑意盈盈地盯着白衣说:

“你也听到了吧,你可是已经被放弃了,你口中的那个鬼什么舅,确定真的会为了你这么个废物来报复我吗?”

“胡说!你胡说什么?”一提起鬼臼白衣就开始管控不住情绪,对川断吼道:“我怎么可能会被鬼臼大人放弃,我怎么会!只要讨到大人的欢心,只要杀了樵治郎,我一定可以重新夺得大人的欢——”

樵治郎面无表情地挥刀斩下。

白衣的声音戛然而止,银光一闪,他的脑袋已经与脖颈分离。

带血的人头砸落旁边地板。

死时白衣还圆睁着眼睛想要反驳川断。

背后打算偷袭樵治郎却被木色王冠紧紧握在手中的缚灵蛛皇魅影,随着白衣的死去,身形也如星散般消失。

“真是个可怜的废物……”

樵治郎瞧都不瞧白衣的尸体一眼,收起长刀,直起身,不回头地最后留给他一句话:

“我要是那个什么鬼臼,也不会赏识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