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亡人遗愿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次日,李鸿起床之时还觉得有些昏沉昏沉的,这公鸡还没有打鸣就起床了。昨晚做了两个梦。

梦到何金虎还好,还能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奇怪。

像是梦到去到那道场,自己在道场的中间,周围盘坐着形式各异的道士,这些道士们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自己,李鸿有一种自己浑身上下都被看穿的感觉。

仿佛是真实的置身于那道场之内,不像是梦境。

李鸿早上起来,便看到了饿死鬼和尚正双手合十,向天祷告,嘴里念诵着经文。

似乎有些错觉,这和尚鬼在念诵经文的时候,看起来面泛金光,不似鬼物。待到他停下吟诵经文之时,才面色泛青,似有阴气浮现。

鬼和尚似乎看出了李鸿心中有事,笑道。

“阿弥陀佛,道友是否心中有惑?”

“人生总是会充满未知和疑惑的。”李鸿耸了耸肩道:“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多...可能你不太能理解吧。”

得到了这玲珑玉牌,李鸿却是有些迷茫了,昨晚的梦也应当和这玉牌有关。

自己莫名的得了这玉牌,又莫名的成为了‘天师’,用时髦点的话来说,就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一样。

李鸿不知道是不是玉牌选择了自己,又为何选择自己,自己要怎么成为一个‘天师’。

“阿弥陀佛,一切皆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道友,一切依靠因缘而生的法,都如梦幻,如泡沫中的影子,如雾霭一样的不可琢磨,无常变幻。同时又如同闪电一样的快速变化。我们要无时不刻地这样看待这个世间的一切,不要执着它而被它束缚我们本来解脱自在的体性。”

鬼和尚双手合着十字,轻诵佛理。

听着鬼和尚说的佛理,李鸿也想着确实如此,随缘便好。

“谢谢哦,你还说你是文盲呢,这不是说的挺好的么。”

“贫僧就只会这一句佛偈。”鬼和尚耸了耸肩膀道。

“一句话走天下,挺好的。”

李鸿的心情也好了些,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和鬼和尚打了招呼后便去茅房上厕所去了。

李鸿去到茅坑里蹲下,然后拿出自己用了不知道多久的小手机,把手举高高,试图接收更多的信号,这山上的信号实在是不太好用。

寻摸了一番后,终于有X2的信号了...李鸿默默的上网查探一些关于道门的事儿。

自己梦中的那个道场,还有围绕在自己周围的,形形色色的道人们。

此时,正在蹲坑的李鸿却是看到门外有一双脚步攒动,穿着的小皮鞋不像半面鬼的鞋,更不可能是鬼婴和和尚了。

蹲下查手机的李鸿突然脸色一变,自己在蹲坑,道观里就自己一活人,那么在厕所门外的是谁...

莫非是有小偷来了?

自己都穷到住这个破地方了,居然还有小偷来?

太没良心了!

想到这里,李鸿怒从心头起,将舀下水的铲子紧紧握在手里。

当即是打开茅坑的门,就要一铲子敲下去教育一番这个小偷。

“哎哟,道长饶命,是我是我...”

来者一见李鸿来势汹汹立刻顺势坐在地上。

李鸿看这来者一愣,这不是前些日子来找自己算命的老头子吗?

“是我,您不认得我了?我前昨天找你算命的那个啊!”老头子指着自己,赶忙解释道。

“所以呢,我被鬼找上门来应该表现出很高兴吗。”李云白了一眼,收起了自己沾满童子屎的洛阳铲。

何金虎有些着急道。

“我想请您帮个忙,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我什么事儿没做了...要不做的话,头七一过我就做不了了。”

帮忙?

李鸿突然想起昨晚的梦,说道:“你想说的,是关于...遗书的事儿?”

“是的是的!您怎么知道的,我是个歌手,年轻胡吃海混留了病根,年老有心脏病,而且还挺严重,也随时会死,所以也留了一封遗书,里面有解释家产分配的事儿...不过我这死的太突然了,遗书的位置没有告知给家里的人,所以我想委托您帮忙把遗书交到我家里人的手里面。”

这何老头将自己的诉求娓娓道来。

遥想,这老头子就是因为这件事儿上的新闻。

说来有些讽刺,一个不得志的歌手能上本地热搜一是因为地,二十因为争夺遗产的狗血剧本。

李鸿此时有些同情这老鬼了..

思考了片刻过后,想起了自己的天师职责,李鸿说道:“倒也不是不可以。”

....

次日早晨。

收拾收拾东西整个红薯早餐,李鸿便准备下山去了,带着一旁的何老头鬼魂。

今天早晨的太阳分外的强烈,烈日灼身,这太阳乃是天阳之属,然而何老头居然顶着太阳行走。

以往见鬼都是天阴阴的时候,像是看着太阳下行走的鬼物还是第一次。

李鸿看着有些疑惑道:“你不怕太阳的吗?这么大的太阳你都敢顶着。”

“本来还是有点怕的,这太阳洒在身上老疼了。”何老头指着李鸿说道:“但在你身旁,有你的庇护,我就不怕了。”

阳光洒在何老头的身上,倒映不出影子来,不过他也不惧这阳光洒身。

在我身旁就不怕了?

难道阳气加阳气,还能阳上加阳吗。

李鸿虽然嘴上吐槽,却是知道应当是这玉牌的功能作用。

庇荫鬼魂。

此时,何老头看着太阳,似乎有些出神,也许很久都没有晒过太阳了,有些恍惚。

李鸿也没有阻止何老头子晒太阳,而是拿出手中的玲珑玉牌,小声询问道:“鬼灵,如何不怕烈日阳气?”

玲珑玉牌上,湛蓝字迹浮现。

“玉牌庇护,可使寻常鬼物其不受阳光普射。然怨执戾煞深重者,阴气充盈,即使有玉牌庇护,也不可不受其害。”

“原来如此。”

李鸿一阵恍然大悟道。

如果是阴气十足的鬼物,那即使是有玉牌在旁,也会受到阳气的影响,并不可以像何老头这样,能够无视烈日。

“老头,走吧,带路去你家。”

“好。”此时老头子坐到了李鸿的三轮车上,询问道:“道长,现在市区三轮车能进不,罗浮那边我知道不查,我住市中心哩,不知道给不给进。”

“现在又没搞文明城市,随便进。”

李鸿熟练的打开了三轮车的点火装置,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柴油发动机的味道在李鸿的鼻头萦绕。

骑着三轮车下山,进入到都市里。

在进入城市之后,李鸿敏锐的感觉到空气之中有一些气息正在刺痛皮肤。

似乎有点阴涔涔的...

大城市的味道,充满了欲望,如今李鸿不仅仅能看到鬼魂,似乎对浊气煞气更加敏感了,能看到来往熙熙攘攘的路人身上,散发着物欲横流的气味,这些气味很刺鼻,还能让李鸿感觉到不舒服。

看起来灯红酒绿的都市城市,内里有一条条欲望交织的锁链,让人感到不适。

城市,都市。

灯火,烟火。

“这就是城市的味道啊...”

李鸿稍微感慨了一番过后,便顺着老头子的指路来到了一处叫‘幸福小区’的地方,看起来是当地的中档小区。

“你好,请问你找谁的。”

“贫道来找18栋7单元...是何先生找贫道来做法事的。”

“这18栋7单元的家老头子去了有一阵了吧,现在才做法事吗。”保安恍然大悟道:“你来做法事的是吧,这里登记一下。”

“好的。”

有人去世,道人僧人来作法事很正常,通常保安也不会多拦阻。

此时,保安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对李鸿说道:“对了道长大哥,让你老板们不要那么大声,咱们这小区门口都听得见,就...吵吵不要那么扰民,可以吧。”

“额...”

李鸿脸色古怪,不过却没有多说,转身进了小区里,刚进没多久,就听到有隐隐的吵架声传来。

“这钱,房子,都是我的,你们一分钱也别想要!”

“狗屁的你的,你哪来的证明是你的?”

“老子是家里最大的男丁,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

“我去,这吵架声可真够劲道的。”李鸿这刚进去小区门口没多久就听到了这声音,一旁的何老头听到这声音只是叹了叹气,无脸多言。

“是我没教育好他们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