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东风破》乐评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其实早在《东风破》上热搜头条之时,就有不少内业的乐评人开始为《东风破》写歌曲鉴赏,但直到5月3号这天中午,第一篇专业的乐评才出来。

无他,对于这么一首划时代的歌曲,没有乐评人敢随意写歌评。草草了事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这首歌曲的亵渎。

率先出来的,是顶级作曲人苏格的歌评:“很久没写过歌评了,说实话,一开始我看到这首《东风破》居然压制了我的《守候》,非常不服,我是带着质疑的目的去听这首歌的,谁想一听之下惊为天人,彻底喜欢上了这首歌。

毫无疑问,《东风破》是一首顶级作品,无愧于其划时代的称号。我单曲循环了无数次,依然百听不厌,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为这首歌写个歌评。

于是我一边循环着单曲,一边扒谱、扒乐器、查资料....历时两天,总算初步将这首歌鉴赏了出来,当然仅是一家之言,若有不到之处,还请海涵。

这首《东风破》的歌词改编了东坡先生的《东风破》。在古代,《东风破》其实是一首琵琶曲,而这首歌仿古小调曲风,辅以二胡与琵琶的融入,复古的曲风,很容易让人进入唐诗宋词的世界与遐想之中。

古诗词入歌的想法其实在业界由来已久,只是一直没能成功,久而久之,很多人都放弃了,包括我。没想到王轩做到了。

《东风破》这首歌,无疑就是古诗词与现代流行音乐完美融合的代名词,打破现今新诗与歌词分家的模式。在王轩的特别经营下,歌词古今交替,更有时空交错的感觉。由此可见,古诗词若能与现代流行配乐完美融合,那股意境当真让人惊叹。

在旋律上,《东风破》使用了罕用的华国调式,lasilaso把乐句落在so上,符点打出中华国古曲惯常的跳跃感,做足了古韵,琵琶滚动,二胡起舞,配以竖琴之类的柔和乐器翩翩作态。

在模式上,《东风破》是第一首完完全全符合“三古三新”(古辞赋、古文化、古旋律、新唱法、新编曲、新概念)标准的华国风歌曲。歌词具有华国文化内涵,使用新派唱法和编曲技巧烘托歌曲氛围,风格含蓄、忧愁、幽雅、轻快,全方位的带出古色古香的华国味道,那是完完全全属于华国的音乐味道!

无疑,这首《东风破》会成为华国风的开山鼻祖。整首歌充满淡淡的忧伤气息,歌曲怀旧,就好像一张发黄的纸页,记录着一个忧伤而美丽的故事:小院篱笆,孤灯燃尽,昏黄的夜色中,浪迹天涯的旅人,在饮下漂泊酿成的醇酒后,缓缓吟出一曲年幼时候的记忆余音,谁家琵琶东风破?唯有劳燕分飞后。

故事娓娓道来,就好像歌曲的旋律,舒缓,轻柔,听着音乐,我仿佛看到了童年的浪漫与纯情,看到了岁月的流逝,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错过以及若干年后点点的遗憾,看到了旧地重游物是人非的伤感哀愁。

难得的是,这首歌居然能做到哀而不伤!

就好像这首歌的歌名,《东风破》的“破”在古代叫做曲破。“曲破”是古词的一种体裁。它将一部大曲破开用其中的一遍演为歌舞,一般有曲无词,将故事融入歌舞之中,类似于歌舞戏。

古代非常出名的《凉州彻》、《伊州遍》、《霓裳中序》等便属于曲破。《东风破》这首歌采用了类似的手法,记载了一个漂泊浪人的故事,将过往的岁月,旧地重游物是人非的伤感,百转千回的惆怅,注入到温柔婉转的淡淡旋律当中。劝谏世人在缅怀过往的同时,别忘了珍惜当下。

这也是我说这首歌“哀而不伤”的原因,歌曲中不单有缅怀过往的伤感,还有劝谏世人积极向前,珍惜眼前的意义。

在意境上,华国文学讲究意象,意境就是在意象的基础上产生的,假如把《东风破》歌词中每句的关键词提炼出来,你会发现,“盏、门、月、烛火、壶、酒、琵琶、落、花、流水、枫叶..”等等在古典文学中都是极为常见的意象。

比如“酒”和“月”便是唐诗中经常出现的两大意象。到了宋代,文人士子的词里,“落花”和“流水”这两种意象最为常见。

《东风破》这首歌,很好的将这些意象融入道了流行乐的歌词里,意境淡雅,将那种追忆往事的落寞感体现得活灵活现又不落矫情。

词、曲、编曲、配乐、节奏、环境营造、情感张力...《东风破》全都无可挑剔,毫无疑问,《东风破》不但是华国风的序幕,而且还是首大成之作。王轩开了华国风的先河,后世肯定会出现不少华国风的歌曲,但想超越这首《东风破》,很难!

这是鄙人的对《东风破》这首歌的见解,分享给大家,还是那句话,仅代表一家之言,不到之处,敬请见谅。”

这就是顶级作曲人苏格给《东风破》做的歌评,歌评一出,不到一小时就收到了10W个赞,转发不知其数,底下评论很多,几乎是对苏格顶礼膜拜的。

“66666,曲爹出手就是不一样。”

“听这首歌的时候,很喜欢,很想说点什么,奈何我辈没文化,只能一句‘卧槽’行天下,现在曲爹出手了,我只需要跟在后面喊6666就行了。”

“曲爹对这首歌的评价居然如此之高,厉害了。”

“大爱这首歌。”

......

很快,第二位业内乐评人的乐评也出来了。出手的是金牌作曲人夜落,也是《问情》的词曲创作者。

“本来也从专业角度写了篇《东风破》的乐评,不过苏格前辈既然出手,我就换个角度吧,我从歌词方面给大家剖释这首歌。

首先,我非常赞同苏格前辈的观点,《东风破》不单只是华国风的序幕,也是一首巅峰之作,后世者想要超过这首歌很难。

这首歌,我同样单曲循环了无数遍,超级喜欢这首歌,喜欢歌词,喜欢歌的旋律,也喜欢歌里承载着的故事与情感。

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主歌的第一部分,展开的是一个故地重游,深夜感怀的故事。歌词改编得非常棒,王轩的写作功底实乃惊人。

‘一盏离愁’,离愁其实是个形容词,但这里却把他当成名词来使用。明明是一盏灯,却用一盏离愁来描述,把灯下人的情绪三言两句展现得淋漓尽致。

‘孤单伫立在窗口’,是灯在伫立,也是离愁在伫立,亦是离愁的载体在伫立,仅此一句,抽象的离愁一下子似乎有了生命。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这句同样绝妙。烛火如何清醒,无非是旁边的人是清醒的,可此时夜已深,清醒的另一个代名词其实是失眠,代表着旁边的人处于失眠状态。

他为何失眠?无非就是旧地重游,睹物思人,感伤罢了。因为这份感怀太过浓烈,就连烛火也不忍苛责他。通过烛火的‘清醒’与‘苛责’,把烛火下人的行为状态和心理状态很精妙地展现了出来。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

花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主歌的第二部分,承接着第一部分结尾的深夜失眠,进入回忆篇。手法类似,都用将抽象的物品拟人化。比如‘一壶漂泊’,漂泊的当然不是酒,而是人。浪迹天涯的生活,就连酒也难以入喉。再比如‘回忆思念瘦’,思念怎么瘦?瘦的当然是人,因为饱受相思之苦而消瘦。

‘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这句描述同样非常妙,用‘水向东流’来比喻时间的流逝,用‘偷’字来形容时间的一去不复返,劝人珍惜当下。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岁月再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又而如今琴声幽幽

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谁再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

离笆外的古道我牵著你走过

荒烟漫草的年头就连分手都很沉默

...

旧地重游,睹物思人,夜半失眠,伊人难忘...主歌将故事的情景搭建好,副歌便是在情景的基础上抒情,来表达歌曲主人公对过往岁月的追忆与向往,对错过伊人的遗憾,对旧地重游物是人非的伤感。

手法还是差不多,比如‘岁月在墙上剥落’这句,岁月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风化的墙皮可以。妙也妙在这里,风化的墙皮记载着岁月的流逝,墙皮剥落后,透过墙上的缺口看到了小时候。这是一种非常高超的写法,将空间与时间联系起来。反正我做不到,这首词的改编,需要很厚实的文学功底。

单从歌词载着的故事本身而言,这首歌都算难得一见的佳作。

一盏离愁代表的是一个远去的背影,不知安落何方,却时常缭绕脑海,挥之不去。

孤单,因为只剩自己。旧地重游,平添一身落寞。夜半的烛火心中唯一的温暖,却若远若近,若即若离,就好像你,怎么也抓不住。夜半失眠,想你想到失眠,携一壶清酒与夜同醉,难以入喉的是苦涩,是漂泊。

怎忍心苛责自己。可回忆虽看不见,触不到,却那样深深的印在心底,想躲都躲不掉。思念如影随形,是甜蜜,是难过,是失落,就像含笑饮下的毒。

拼命想拥抱某段时光,却无奈时光一去不再复返,无论怎样地挣扎都无济于事。花开只有一次,成熟只有一回,终于明白,错过即是错过,一世的错过,永远的错过。

是谁在轻弹着琵琶,是谁在诉说着心事。复古的曲风载着悠长的故事,就在那交错的时空中,东风吹落了花朵,吹落了泪水。

斑驳的岁月,如古老的墙面一片片地剥落,拨开残片回到了最初的地方。那时的我们纯真美好,那时的岁月宁静悠然。琴声悠悠,是淡淡的遗憾。琴声悠悠,是遥远的等候。

等候,其实是这个世界上美丽而又残忍的一个词,等候,守着那小心翼翼的喜欢,等来的却可能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是谁在轻弹着琵琶,是谁在低眉信手,娓娓诉说。又是谁在追忆,在畅饮酒杯的同时,心头一片惘然。

枫叶红了,层林尽染,染红了秋天,染红了故事。怜惜的是每片叶子间藏着的故事,忘却的是漫山遍野的繁华。徘徊,漫无目的的徘徊。

叶子落了,是早已注定的结局,拾一片枫叶,放在胸口。曲折的古道,留下了多少人的足迹。曾经一起牵手走过,轻叹年华如水,世事如烟,一切恍若隔世,曲终人散,空余沉默。

有人说这样的一首歌颇有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总之,我每每听到眼前都会浮现出很多画面。旋律轻柔、和缓。曲调流畅、优雅。带给人的是静静的怀想,淡淡的忧伤。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那么一处柔软的地方,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首能触动这份情愫的歌。《东风破》,是一种怀念之美,是一种遗憾之美。东风,是昨天,是回忆,是你,是我。

这就是我从歌曲中看到的故事。”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