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矮子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矮的近乎残废的戴某某很难赢得别人的尊重,假如他不是买主而是货物,恐怕价钱会比江十一等这些废物还要难以启齿。天高万丈,可人们总会对几寸之高下耿耿于怀,随着身高,被低估的便是一切。

买主的身份只能维持到他交钱的那一刻,难以想象他将如何驾驭这三十个人,人类的野心具有同等潜力,就算是废物在面对可能比自己还要废的对象时,也会毫不犹豫地露出獠牙。

江十一正在为他感到担心,并且已经做好了幸灾乐祸的准备,一直以来的窘迫和憋屈让他对快乐的气息格外敏锐,久旱逢甘霖,既然人肉都可以是肉了,那再可悲的快乐不也可以是快乐。

矮子似乎也知道这点,所以他一直试图用沉默铸造威严,江十一也失败地用过此伎俩,瞬间就迫不及待地演化出得意,多么自以为是的垂死挣扎。

不过他的沉默起码引起了三十个废物的好奇,终于在一阵嘈杂之后,好奇心让废物们难得地团结起来,一起安静。

团结与安静总算让矮子感到满意,江十一盯着他,废物们盯着他,等待着他的第一句话。

“这个死肥猪,每次都搞这种破铜烂铁给我。”

对于没有尊严的人,这话并不伤人,但显然让人失望,废物们还是眼巴巴盯着他的嘴巴,渴望里面能丢出一张大饼。

那矮子则像一条狗嫌弃地挑拣着一堆形状各异的屎,仿佛屎的形状真的会影响狗的食欲。

“看!看什么看?”

废物们没有等来大饼,倒是等来一片火辣辣的耳光,矮子的手随机抽取幸运观众呼啸着扇了一大片脸。

看起来似乎狗对屎的形状真的很有意见。

江十一没能有幸受此殊荣,但光听那啪啪巨响都能感受到火辣辣的疼。

竹竿也没有收到招呼,想必他俩的身高差也不允许,矮子抬起手掂起脚恐怕也只够拍拍竹竿的肩膀。

也许这是竹竿难得的一次机会铆足优越感,以至于让他滋生出了正义感,他站起身,低头指着脚下的矮子,用标志性的尖锐嗓音叫道:

“你凭什么打人!”

夸张的高杠上了夸张的矮,每个人都开始幸灾乐祸,等着看矮子笑话,竹竿在身高上的优越感仿佛传染给了在场的诸位废物,让废物们能够短暂地自以为不是废物。

戴某某让诸位废物对自己的误解仅停留在短暂,他一脚踹中了竹竿身为男人不可描述的痛点,轻松抹掉身高差,紧接着就是他那一双巴掌下的狂风骤雨以及竹竿的鼻青脸肿。

“凭你爹的心情。”

竹竿跪在原地捂着脸啜泣,江十一可真羡慕这孩子的天真,在这鬼世道活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居然还试图用眼泪治疗疼痛。

矮子悲悯地摇摇头,又给了他一脚,以及一口直抵脑袋的唾沫。

“还有谁不服?”

他环顾废物们,似乎没有得到满意答复,便又重复一次。

“还有谁不服?”

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答复。

江十一不晓得他想得到的是什么,难道沉默和驯从还不是奴隶的本分吗?难不成他花钱买人就是要来制造哗变的。

“真是废物,真是破铜烂铁。你们有三十个人,哪怕一人出一口嗓子吼都能把我吼成聋子,可你们怎么就任由我欺负?”

他很努力在刺激废物们,他想践踏废物们的底线,但废物们的麻木不仁让他的践踏一脚踩空摔了个踉跄,本想践踏最终成了摸索。

废物们的底线在哪?

他没有放弃,辱骂之后又是一波狂风暴雨般的耳光,这次他扇的很慢却更用力,抬着头充满挑衅地看着每一个人。

江十一这次有幸承受,才知道自己之前仍然低估了他的力道,一巴掌下去嗡嗡作响,江十一很怀疑废物们的麻木不仁是真的被扇懵了。

江十一凑到左边同僚耳边嘀咕了句:

“想不想揍他。”

同僚点点头。

然后坚持沉默与驯从。

“这么下去非把我们整死不可。”

同僚继续点点头。

然后继续坚持沉默与驯从。

江十一只能凑到右边同僚耳边:

“想不想揍他。”

同僚点点头。

“那边那个!”矮子发现了江十一的图谋不轨。“嘀咕什么呢?”

江十一慌了神,满脑子翻滚找借口,不料右边的同僚帮他答了话。

“他想揍你!”

矮子总算是满意地吃了一惊。然后充满挑衅地上到江十一面前,抬头盯着,那巴掌拍了拍他的脸。

“你想揍我?”

“我不敢。”

“不敢,但是想?”

“也不想。”

“连想都不敢?”

“想都不敢想。”

“你还挺有心计,还知道煽动人心,可惜没胆子啥都白搭。”

“没有没有。”

“所以你旁边这位是在陷害你?”

江十一看了看右边的同僚以及他的怯懦与无耻。

“不是,他听错了。”

那时,矮子脸上演化出一种在粪坑里发现铜板的刮目相看,他对着铜板笑了笑,此次的笑意中缺少了足够的挑衅。

突然,右边的同僚一脚往矮子身上踹,虽然矮子很敏捷地躲了过去,但还是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江十一趁机大喊:“揍他!”

怒火瞬间在三十个废物中爆炸,他们一齐怒吼着扑向矮子,提起拳头往他脑袋上砸。

矮子身手相当敏捷,混乱中看不清他的动作,只知道他像鬼影一般消失在包围圈中,然后又突然出现在废物群身后,极度嚣张地背对着敌人鼓掌。

“不错不错。”

他终于感到满意,徐徐脱去上衣,那架势看起来是打算以那矮小的身躯,以一己之力干翻三十个人。

当他真的脱掉上衣露出满身精悍的腱子肉时,他的背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大字刺青:

“杀”。

现在两边剑拔弩张谁都没法后悔了,江十一喊了一声:“揍他!”三十个人抡圆了拳头一起上。

六十只漫天飞舞的拳头,六十根横冲直撞的腿脚,忙活了半晌,那矮子居然毫发无伤,他真的敏捷得像个鬼影,在混战中以各种方式把废物们打得东倒西歪哀嚎连连。而且他似乎有无尽的体力,在人群中上蹿下跳大气都不喘一口。

直到筋疲力尽而对方依然柔韧有余,废物们才意识到他们甚至都不是在战斗,只是在被调戏。最后他们累成一堆,瘫在那儿被矮子尽情挥洒着耳光,这一次是心甘情愿。

奇怪的是,废物们大有机会可以逃跑,可他们似乎至始至终都没想过跑,大概是他们认为那矮子构不成对生命的威胁,而又有谁跑得过饥饿的追杀呢?跑到哪儿不还是一样挨饿。

此时瘫在原地的江十一有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感觉,像是轻松,像是自由,此时幸福仿佛不再与不幸为敌。

“为什么他不杀我们?”

江十一开口喃喃自语。

矮子的巴掌正好来到江十一面前,不过这次矮子没有下手,他回答了江十一的问题:

“你们是我买来的,你们不心疼命我还心疼钱呢。”

江十一看他在笑,看他起身取来一个包裹,看他从包裹里取出一些东西,扔到江十一怀里。

江十一瞬间炸起身来,直勾勾盯着矮子,沸腾的口水喷涌了出来。

那是一叠饼。

“吃吧,分着吃,给别人也留条活路。”

废物们看到了饼,也都直勾勾看向矮子,然后盯着饼流口水,却没有人上来抢。他们安静地看着江十一数十个饼。

江十一说道:

“总共十个饼,三个人领一个饼,领完自己分。自己找两个人凑,有三个人了来我面前。”

“好!”

“顺便,报一下姓名和籍贯。”

江十一对自己的得心应手感到惊讶,也对废物们的配合感到惊讶。

过了许多年江十一回想起那时候才恍然大悟,那就是当人的感觉,那是人类灵魂的刚需。

饥饿的人们很着急想吃饼,但都很默契地忍着,保持这来之不易的秩序。

他们来自北方各地,操着各式各样的方言,一群大老爷们报自己姓名籍贯的时候居然会有点娇羞,这让江十一想起来牢笼里那个喃喃自语的老道士,人总有一个朴素的愿望,那就是让人记住。

很快,只剩最后一个饼了。江十一自己站出来,报道:

“我姓江,名十一。出生在黑山踵!”他可能是这里唯一的南方人,却讲着地道的北方话。

余下的两人,一个是因为哭鼻子和尖嗓门而被放弃的竹竿,一个是方才一脚踹向矮子的那个猛人。竹竿先报道:

“我叫陈泌!我是贯阳人。我…我知道我声音不好听,所以我不多说了!”

真是难得自知之明,这次他的嗓音没有引起更大规模的反感,江十一第一次觉得他其实有那么点可爱。

“俺叫宋癸,籍贯牧天!”

他讲话掷地有声,也许是因为方才有出卖别人的嫌疑,所以他也和竹竿陈泌一样被留到了最后与江十一为伍,他看了看江十一,说道:

“对不住了兄弟,你是个好人!”

江十一受宠若惊,就像一个被当众表白的女孩子,居然带有一丝娇羞,连忙摆手直说:

“不敢不敢,这世道大家都不容易。”

最后一个饼掰成三瓣,江十一、宋癸,陈泌各自狼吞虎咽地吃了。

“废物们!吃饱了就走啦!”矮子振臂高呼,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他没有回头,似乎他并不在乎废物们会不会跟着他,他的不在乎反而造成了某种吸引力。

人啊,永远都是向往那无法触及的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