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伏兵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正道三年,七月,鸭泽口。

两天半的急行军到达鸭泽口,心心念念的冲锋陷阵和恐惧的马革裹尸并没有发生,鸭泽口的树林里连个人影都见不着。江十一心中的忐忑就像个第一次相亲却被放鸽子的小男人,怕她来,又怕她不来。

一路上满脑子的翻江倒海惊心动魄,结果到了地方却空空如也,真不知是该失望还是该庆幸。

直到宁准下令在树从中隐蔽,并且这样一动不动的隐蔽长达大半天,江十一总算靠自己领悟到了此次行军的目的:埋伏。

这是江十一第一次当伏兵,以往的道听途说中,伏兵一直是一种左右战局甚至决定战局的关键因素,往往出现在各种出奇制胜或者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

这让江十一产生了一种胜利在望的错觉,他聚精会神地往祜郡方向盯了老半天,想着从那个方向出现大量敌军,然后我军突然杀出,敌军一触即溃霎时间灰飞烟灭。

手上传来的强烈瘙痒感打断了江十一对着胜利女神的意淫,低头去看时,发现自己的手臂密密麻麻沾满了黑乎乎的东西,抖一下那些东西迅速散开往四面八方乱飞,伴随着“嗡嗡嗡”的持续骚扰,又落到了其他皮肤上。

树丛中埋伏着数以亿计的凶猛蚊子,一心想埋伏别人的江十一倒是先中了蚊虫的埋伏。

“啪!”

江十一挨了自己一巴掌,掌心上沾着三只死状惨烈的蚊子尸体和自己的鲜血。

“嗡嗡嗡,呢喃,嗡嗡......”

巴掌突然又不受控制地飞过去往耳朵盖去,耳鸣都被自己打出来了,却没拍着那该死的蚊子,更气人的事,蚊子还不走了,继续不依不饶地嗡嗡嗡,嗡嗡嗡骚扰个不停。

正当巴掌又要盖过去时,江十一发现自己手臂上又沾满了黑乎乎一片的蚊子,这样的顶风作案着实没把手臂的主人放在眼里,愤怒的江十一一巴掌盖下去,手掌上全是蚊子壮烈牺牲的尸体。

好家伙,人类之间的战争还未打响,人虫之间的种族战争就率先摆上擂台。

“啪!”

一个近乎惨烈的拍打声从身边的陈泌那边传来。

“嘶——你干嘛?”

突如其来的当头一击让陈泌没忍住发出标志性的难听嗓音,戴矮子已经把满满一手掌的蚊子尸体展示给了陈泌看,脸上堆着顽童般的炫耀,该场景活像是一个孩子对大人调皮捣蛋。

陈泌不敢反击,甩给了戴矮子一脸的娇嗔,然后戴矮子拿出一把奇特的青草往陈泌手里塞,压低了声音对陈泌说道:

“拿着,传下去,往身上涂,驱蚊用的。”

江十一看在眼里,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给陈泌这哑巴传什么传,给我!”

戴矮子把手里的一大把那种奇怪的青草都塞给了江十一,江十一捧在手里闻了闻,一股刺鼻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子里,皱了他一脸宁准式的愁容。

“这啥?真能驱蚊?”

“少废话,害不死你!”

江十一将信将疑地抓了一把草叶子分给陈泌,陈泌仍旧在犹疑,江十一拉过他的手就把那草叶子往陈泌手臂上抹,陈泌又把那一脸娇嗔甩给了江十一。

“诶,看来没事。涂吧,涂吧,放心涂。”

实验成功,小白鼠并不庆幸自己的大难不死,只是满脸一言难尽地往自己身上涂那驱蚊草,江十一则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实验结果,然后把亲测有效的驱蚊草往令高那边塞。

“拿着,传下去,往身上涂,驱蚊用的,亲测有效。”

令高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把驱蚊草捧走了。

告别了蚊虫叮咬,他们再次与树丛融为一体,进入一动不动的伏兵状态,直到黑夜的来临,江十一迎来自己的下一个敌人。

依旧不是人类,而是人类的困意。

炎热的夏季,各式各样的虫鸣在丛林演奏着,对于疲倦且一动不动的伏兵们来说,这无疑是很高效的催眠曲。连续两天的急行军让他们的身体和精神急需休息,而闭目养神并不会妨碍伏兵的隐匿,便也无法被定义为偷懒。

闭目养神离遁入梦乡不过一线之隔,只要不打呼噜,谁又能正确区分闭眼和睡觉。不过队伍中还真有三两个人不小心打了呼噜,等着他们的将是当场的一大巴掌或者一脚猛踹,以及逃不掉的战后追责。

这其中就包括瑕疵冯老黑,这死黑鬼响了第一声呼噜就被什长令高狠狠地踹了一脚屁股。

江十一看到了一个很幼小的婴儿,坐在地上咿呀咿呀朝着江十一笑着,江十一感到疑惑,他并不认识这个婴儿。这时,一个小男孩跑过来把婴儿抱在怀里,江十一接近他们。

“你是谁家的孩子?”

“嗯?大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

小男孩抬起头一脸天真地盯着江十一笑着,江十一惊讶地发现,那是孟红女的那个弟弟。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这是谁的孩子?”

“我们迷路了,他就是江正啊!大哥哥你不记得我们了吗?”

江正......

这是江十一自己取的名字,他怎么会忘。

“可是......”

这时,男孩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她低着头温柔地抚着男孩的额头,江十一一眼就认出来了。

孟红女。

“最终你还是放弃我们了。”

她低着脑袋,恬淡的声音仿佛在江十一耳边回荡。

“我没办法。”

“是啊,你没办法。”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江十一背后响起,回头望去,那是宋癸,身后还站着他怀孕的大老婆与新婚的小老婆。

“啪!”

“睡什么睡?还说什么梦话!”

被一巴掌拍醒的江十一看了看身边正举着手臂准备发动第二记攻击的戴矮子,这才发觉自己刚刚是做了一个梦。

“嗷呜!”

黑暗中一个悠远的狼嚎让江十一彻底恢复了清醒,声音并不远,兴许同在这片树林里,这让江十一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左右看了看令高和陈泌,两个人把眼睛睁得跟铜铃一般大,脸色紧张地张望着四周无尽的漆黑。

“有狼。”

简单的两个字对该场景进行着力所能及的解释,江十一也跟着一齐张望着黑暗。

紧绷着神经极尽所有感官之能去捕捉黑暗中的危险信息,而时不时传来的狼嚎正在接近,江十一已经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脏的律动。

倾听着心脏的律动,江十一在黑暗中看到了一对绿色的荧光。

不,不是一对,是好几对,伴随着野兽的低吼与喘息,一对对绿色的荧光在黑暗中飞舞着,摇曳着,像极了一群诡异的萤火虫。

狼的绿眼正在朝着这边看,理论上三千个士兵完全不惧这几条畜生,但是人多势众也不能掩盖生物本能的恐惧,所有人都屏息注视着狼群。

这样的对峙并没有持续很久,狼群同样对人类有着本能的恐惧,更何况是数目悬殊的人类。

不知过了多久,无边的黑夜终于迎来了尽头,江十一的下颌触碰到了一片叶子,发现那上面满是凌晨的露水。夏天的黑夜格外短暂,一晚上的一动不动让他感到全身的骨头跟黏住了一样僵硬。

这个晚上他们战胜了三个无关紧要的敌人,蚊子,困意,狼群,可仍旧没有等到真正的敌人,以至于敌人的身影甚至成了他们梦寐以求的愿望。

长久的压抑让他们渴望爆发,而对压抑的恐惧正在战胜对战死的恐惧,所以他们开始妄自尊大地认为自己就是猎人,而即将在未来某个时刻出现的敌军是猎物。

第一缕阳光照到了江十一脸上,他眨了眨满是血丝的双眼,此时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地伸一次懒腰,可是这样的幸福并不会被满足,他依旧要保持着一动不动。

太阳一点点升上天空的中央,大地又渐渐恢复了酷暑,蝉鸣响彻整片森林,而传说中应该在祜郡方向出现的梦中情敌却还是迟迟不见踪影。

这样的煎熬持续到了第二个黄昏,江十一喝光了自己竹筒中的水,摇了摇,把仅存的最后一滴水晃落到舌尖。

“陈泌,你还有水吗?”

江十一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陈泌,轻声问道。

陈泌看了看自己的两个竹筒,摇摇头。随即索性把竹筒递给江十一,希望江十一能够当场自学无中生有的法术。

尽管不抱希望,但江十一还是带着一丢丢自作多情把两个竹筒一一打开来瞧了瞧,晃了晃,最后真的什么都没倒出来,他才心甘情愿地把竹筒还给陈泌。

“再不来,人就渴死了。早知道多带点。”江十一在自己嘴巴里轻声嘀咕,他用舌头舔了舔干涸到已经开裂的嘴唇,吃力地咽了咽口水。

恍惚间,江十一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他以为是幻觉,便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时,一个人影已经变成了一群,并且有更多的人正在络绎不绝的涌入他的视线范围。这些人手中都拿着兵器,衣服却是五花八门,赤裸着上身的也是比比皆是,甚至还能望见几个直接穿裤衩出门的。

但是他们的胳膊上都统一挂着一圈白布,从此可以判定,这就是江十一的梦中情敌。

三千伏兵像极了昨晚那双眼发着绿光的狼,早就把即将到来的战斗可能造成的伤亡抛之脑后,他们阅览着人数可能几倍于己方的敌军,拼命按捺住爆发的冲动,焦急等待着黎安将军的一声令下。

“给我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