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鼠疫爆发之前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百年官膳正文第一百九十三章鼠疫爆发之前好不容易折腾完了伊藤之死追责的事,尤里科夫挨了几回臭骂,好在霍尔瓦关键时候护着他,这才免遭一死。

各种原因无须多言,伊藤本来就是来强行“夺取权力”的,俄国尤其是铁路局怎么能愿意拱手相让。

一下子冒出了英雄刺客安义山,又不是他们派遣的,心里说不定多高兴呢,这件事暂时就搁浅了。

尤里科夫和法西党暗中的主子是山本小雄,山本势力越来越大,已经开始部署更多的特务机关了,对尤里科夫下了好几回命令,叫他务必清除掉反日的革命党,以及各种爱国人士。

他给郑礼信积攒了大量的材料,鉴于前几回的教训,这回算计好了,抓住机会,就把这个姓郑的抓了。

就在他密谋好了准备行动时,想找谢文亨再商议商议,没想到谢文亨不光没来,打电话叫他别过来,不能见面,自家店里好几个伙计得病了,低烧不止,不是什么好病,正准备按照绝症把他们给处理了。

此时,一场旷世持久的鼠疫正横扫东北大地,病毒在毫不设防的人群中快速传播。

郑礼信大部分时间待在道台府里。

这天他下工的时候,因为才入冬,天下起了雪,雪花纯净的像飞舞的天使,就阔步走在了路上。

鲍惠芸怀孕几个月了,他马上就变成了一个父亲,尽管对妻子感情好了不少,还是时不时地想起邓美菱。

因为最初的挚爱,还有延续到现在的纠葛,他不太打听邓美菱的情况。

可毕竟徐岩还掌管着老都一处,那里的老伙计偶尔说起当初这个嫁出去的小姐。

邓美菱的日子似乎过得不太好,丈夫身体弱,俩人至今没有什么喜讯传来。

每当听到这种消息,他脑海里往往会浮现出俩人在一起的浪漫场景。

就像不远处的那几个冰雕,在邓美菱开心的散步时,他随手给民间艺人点零钱,舒缓、柔情的萨克斯曲就响起来了。

只不过,这会中国大街上的人不多,各大商场酒楼门口有些晚归的客人。

看到一个脏兮兮的乞丐缩在墙角,郑礼信走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叶包,递了过去,说了声:“吃吧,我姓郑……”

乞丐看清了是他,嘿嘿笑着接过了肥大的鸡腿,随口感谢起来:“郑老板,嘿,我就不客气了。”

这地方的乞丐大部分认识他,和他也不见外。

从乞丐嘴里,郑礼信听说这几天周围得病的人多,看着像感冒,怎么吃药、发汗都不管用,再后来圣春堂里都住满了人,门口都是人。

郑礼信就感觉晴天响了一道霹雳,大吃一惊。

他脑子里一下子浮现了当年的一幕幕:老白脸等人好像就是这个症状,他们当时是被尤里科夫等人直接拉到傅家甸给埋了。

那时候,他和老夫子等人专门研究过一段时间这种病,还想了很多办法,比如餐桌间隔坐人,至今还保留着这个办法。

“兄弟,帮我找矬子和二狗去,告诉他俩我说的……”郑礼信叫他快点通知矬子和二狗,今晚快点行动起来,多派人手,了解下多少人得了这种病,都是什么情况。

郑礼信是这些乞丐花子崇敬的人,小叫花子一点都没含糊,嘴里含着鸡腿就走了。

由于信息的闭塞,这场瘟疫已经持续很久,等愚昧的民众觉醒起来,已经开始大规模扩散。

圣春堂门口挤满了人,飘落的雪花下,一个个病患有气无力地躺着。

杜圣春岁数大了,风吹的白大褂呼呼作响。

郑礼信站住了,看到了杜医生的另一面:他手臂挥舞着,声音沙哑地赶着求医的人。

对于这些患者,他接诊不了那么多,驱赶他们去别的地方。

实在赶不走的,就强行叫家人离开,不能都待在这里。

郑礼信看清了情况,心里担心着很多事,就过去了,一把拉住了他:“杜大夫,我是礼信。”

老中医一下子听清了是他,本能地推了他一般,着急地说:“谁也不行,离我远点。”

俩人默默地站着,老杜想解开自制口罩,手又拿了下来。只能晃了晃头上细密的汗。

忙乎了两三天了,他连轴转的都没眨眼,要不是这么多人等着救命,估计早就累倒了。

郑礼信重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病人,抱歉地说:“要不您先忙着,改天……”

“改天?还不知道死多少人呢,没准过两天这就成乱坟岗了,礼信,唉……”杜圣春激动地说着,声音变得沙哑起来。

他俩都冷静了不少,杜圣春对郑礼信这个浑身正义感的老板态度好多了。

从前几天开始,圣春堂的患者越来越多,都是各种低烧症状的肺炎,咳嗦不止,日常的汤药不管用,症状越来越严重。

从很多病患看来,很难挺过三五天。

昨天开始就有人身体发硬,说不出话来,一阵剧烈抽搐之后死了。

他俩当初一起研究过这种病,最后结论是来自边境线上的一群皮草贩子,大鼻子、老白毛、老臭球都因为这种病被“活埋”了。

要不是这层关系,深陷危机的杜圣春早就把他赶走了。

“大夫,和以前不一样了,您得带头救死扶伤啊,咱们担心的事可能要发生了,不能就这么看着患者死啊,要是死十个八个的还好点,这么多人呢……”情急之下,郑礼信提醒他多救人,比划了手势,意思要是几百人,损失就太大了,那是几百个家庭呢。

“唉,要是几百人还能好点,就怕是几千人几万人都打不住,要是控制不好,恐怕这座城市就遍地尸体了。”杜圣春嘴里说着,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一大名医,自然是见惯了生死的,没想到竟然紧张成了这样。

郑礼信愣住了。

过了良久,他建议赶紧上报官府,然后组织起来防疫。

家先不回了,他直奔道台府而去。路上,在路口碰到了二狗他们。

眼前一群黑压压的人群,二狗神色紧张,搓着手,就要汇报了解的情况。

“都听着,从现在开始你们都注意点,人和人分开,喘气躲着人点,这种病就是呼吸道引起的,谁都可能早就得病了,以后就算冻死,也不能靠近别人,二狗,你说吧。”郑礼信口气严肃地交代着。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和老夫子彻夜研究这种疑似鼠疫的传染病,积攒的常识一下子说了出来。

二狗等人先是小声讨论着,随后就开始慢慢散开了。

情况比杜圣春掌握的更复杂,很多人得了这种病,症状明显,受观念和银钱的影响,当成了普通的伤风感冒,躲在家里硬扛着。

傅家甸那边因为人流量大、商业区多,不少病患已经死了。

城里还有一大片特殊区域,那是铁路局管的地方,同样有很多俄国人得了同样的病,他们纷纷住进了铁路局医院,还有圣约翰西医诊所。

二狗他们去看过,圣约翰诊所在外面围起了栅栏,限制就医人数,再得病的,除了是领导或者权贵人物,断然不接诊了。

眼下情况复杂,郑礼信叫二狗他们在全城宣传,这种病可能就是呼吸传播的,人与人要隔开距离,不能挨着。

都走出去很远了,他又回来了,着急地说:“还有啊,一定扩散出去,就说道台府已经开始想办法了,是瘟疫,不是鬼神造成的,没有他妈的鬼神。”

这话是郑礼信情急之下想起来的,他丝毫没有意识到在日后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否则不知道多少大字不识的百姓,在防疫上走了弯路。

明亮的灯光下,气氛有些紧张。

沈文庸和郑明达等官员听了他的话,都默不作声了。

就在上一波疫情有了苗头之后,郑礼信就把调查的情况和沈大人他们说过,他们当初还大力支持的,现在竟然肯定得摇头,说以前不掌握这种情况。

沈文庸早就耳闻民间出现大量病患了,不过心里早就打起了算盘:“这要是一下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朝廷非得查究问责不可。不过,就算上报了,他们能否重视这种事吗?据说各位王工大员都在应对各国的刁难,疲于应对……”

为官时间长了,他比谁都清楚,谎报军情责任重大。

何况小小的道台府没有能干活的医官,要想拿出专业的报告来,只怕是没那么容易。

“事关重大,关乎滨江地区的安全大事,非详细探访,仔细统计,然后大家好好商量,礼信,你可以先回去了。”沈文庸操着官员特有的口气安排了起来。

好在,郑明达小声提醒他,应该先把简单情况上报朝廷,电报上写清无论是否准确,道台府正严格防范、积极调查。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郑礼信没心思研究他们这种套路,心里着急也没说出来,只得赶回家想办法去。

这种事上离不开老夫子,郑礼信把他和众多兄弟叫到了大堂,上来就开诚布公地对诸葛良佐说:“夫子,鼠疫可能要爆发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